“逆子秦風,多年來游手好閑,不務正業,欺壓百姓,魚肉鄉里,鄙人多次勸其改邪歸正,無奈其不知悔改?!?/p>

“前幾日,秦風又犯我族規,盜取靈丹,致我秦族損失慘重,遵我秦族祖訓,現將其逐出秦族,永世不得返還!”

“自今日起,秦風所作所為,皆與我秦族無關,生死貧賤,聽天由命!”

封泉鎮秦族恢弘的大門外,秦族族長秦明面無表情的宣布了秦族新令,話畢,秦明隨手一揚,將拎在手中的秦風,丟垃圾一樣丟到了門前的大街上。

爾后,秦明頭也不回的返回院內,將大門關閉。

往來行人,立即聚集于此,指指點點,議論了起來。

“這么狠?說逐就逐了?這可是他的獨子??!”

“呸!什么獨子,秦家的二少奶奶,昨夜剛剛誕下一子?!?/p>

“怪不得!二奶奶上位,這是要排除異己??!”

“哎,說起來也可憐,若不是前幾年秦風被人廢去丹田,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場?!?/p>

“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,秦風近年來紈绔無教,被逐也是咎由自取?!?/p>

“馬上就是成年禮了,秦風現在被逐,成年禮一過,怕是性命難保啊,二奶奶好手段??!”

人群中議論紛紛,有嘆息,有驚訝,也有幸災樂禍。

再看被扔出來的秦風……

“哎呀,我的胳膊肘啊,哎呀,我的波棱蓋呀,哎呀,我的腰間盤??!”

好像都不疼?

活動活動身子,發現沒有摔壞,秦風一咕嚕從地上爬起來,挪到一旁的臺階上,坐了下來。

坑爹??!

這個秦明什么東西,二話不說就把小爺給扔出來了?

扔就扔,反正小爺和你們莫得感情。

離了你們,小爺就活不了了?

秦風很牛叉的想著。

其實,秦風并不是這個世界的人,而是來自于那個蔚藍星球的魂穿者。

五日前,秦風像往常一樣正常下班回家,誰知半路被一個奇怪的老頭子拉住,掃了一個奇怪的二維碼。

再然后,秦風就帶著一個名為“諸天神皇APP”的奇怪東西,出現在了這個名為仙武大陸的世界里,魂穿在了這個同樣名為秦風的人身上。

五天來,秦風融合了寄主的一些記憶。

自己的寄主,本來是一個練武奇才,八歲鍛體,十歲凝氣,十二歲的時候,已經突破到了武者的行列,按照這個速度,寄主很有可能成為封泉鎮有史以來,第一個在成年禮之前突破到二段武者的人。

所謂槍打出頭鳥,寄主已經很低調了,但在十三歲的時候,依舊被人暗中陷害,毀了丹田,這輩子都無法繼續修煉。

那事過后,寄主像是腦殘了一樣,經常做些匪夷所思的事情,囂張跋扈,禍害鄰里,整個封泉鎮,叫苦不堪。

但寄主是秦明獨子啊,雖然腦殘了,秦明也只能慣著。

直到昨天晚上,秦明有了練小號的機會,二話不說,將秦風逐出秦族。

不過已經沒關系了,魂穿之后的這五天,秦風只有一個念頭,就是返回地球。

至于秦明怎么對待他的兒子,關自己鳥事?

很牛叉的想著,秦風下意識的就將腦海中的APP,召喚了出來。

一道透明的,只有秦風自己可以看到的顯示屏,出現在了眼前。

諸天神皇APP1.0!

姓名:秦風!

實力:無(下一階段:鍛體前期0/5000)!

金錢:0!

技能:無!

APP首頁,只是秦風的一些基本信息。

這些信息,在魂穿的第一天,秦風就發現了,可惜五天過去了,一點變化都沒有。

APP第二頁,是一個物品欄,十個格子空空如也。

第三頁,是一個系統欄,可是里面只有六個大大的“?”,也不知道作何用處。

秦風將APP翻了個遍,看著和之前毫無變化的頁面,簡直是肝疼的一批。

坑爹??!這APP是假貨吧!

管殺不管埋?

把自己弄來,也不給個提示怎么回去?

玩我呢?

這個節奏不對??!那些電視劇小說上的金手指,不都是能讓主角呼風喚雨,妻妾成群,喊一句,山河崩裂,跺跺腳,天塌地陷么?

自己這個咋就沒反應呢?

秦風都快恨死那個讓自己掃二維碼的老大爺了。

由于一心想著重返地球,秦風對于圍觀的群眾,采取了不理你,不鳥你,把你當做豬處理的態度。

可是秦風的動作落在他們的眼中,完全變了味道。

大家只看到秦風被逐出秦族之后,時而發呆,時而傻笑,時而皺眉,時而咒罵,更恐怖的是,秦風還時不時的伸出手指在面前點來點去。

那里什么都沒有??!

“我滴個乖乖,腦殘病又犯了?”

“我看像!”

“正經腦殘?!?/p>

“屁!腦殘也是一個不正經的腦殘?!?/p>

“咱們快走吧,誰知道這個腦殘會做出什么事情來?!?/p>

議論聲又紛紛響起。

聽著周圍人的議論聲,秦風簡直氣不打一處來。

小爺什么情況關你們P事??!一個個是不是閑的D疼?

秦風正要起身怒罵,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。

之前有秦族的庇護,這些人還不敢把自己怎么樣,要是現在自己跳出去把這些人臭罵一頓,會不會被揍的連親媽也認不出來。

這么想著,秦風就有些慫了。

呸!

小爺玉樹臨風英明神武,怎么會慫呢?

我這叫猥瑣發育,茍住再說!

秦風在心底極力的安慰著自己。

就在大家評頭論足之際,熙熙攘攘的人群,突然出現了一條縫隙,一名身穿白衣,手執折扇,英俊瀟灑的少年,帶著十幾名小弟,從人縫中走了出來。

秦風眼前一亮,這是自己人??!

白衣少年名為君浩,修煉天賦極佳,可惜父母早逝,只剩下兄妹二人相依為命,秦風見他們可憐,便自作主張,承擔了他們二人的上學費用,還時不時的拿些金幣補貼他們的家用。

對此,君浩十分的感激。

現在,君浩一定是來報恩了!

只要解決了吃喝問題,自己就可以穩穩的茍著,研究返回地球的方法了。

于是秦風就很激動的站起來,揮揮手,喊道:“浩子浩子,我在這呢?!?/p>

聽到秦風呼喊,君浩臉色微微一變,不自然的笑著,朝著這邊走來。

“風哥,聽說你被秦族趕出來了?”

來到秦風身邊,君浩指了指一旁緊閉的秦族大門。

“靠!兄弟消息還蠻靈通的嘛!這么快就知道了?”

“現在哥哥落難,你不會見死不救吧!”

秦風滿臉的期盼。

“那是當然,我君浩怎么會忘記哥哥的恩情呢?來,上貨!”

君浩手掌一揮,朝著身后的小弟大聲道。

看到君浩的動作,秦風喜笑顏開。

就說嘛,船到橋頭自然直,車到山前必有路。

離開了秦族,小爺依舊是一條好漢!

秦風心里美滋滋的想著。

可是等君浩身后的小弟將一個木桶擺在秦風面前的時候,秦風一下子就傻眼了。

一股惡臭味不斷的從桶中散發出來,秦風用腳后跟上的死皮想,都知道桶里裝的是什么了,而周圍的群眾也都捂著鼻子,向后退了幾步。

這是什么意思?

  ‘最N;新章N節._上酷匠m網《0

“風哥,聽說您被秦族逐了出來,小弟我準備好東西就趕了過來?!?/p>

“不管怎么著,不能讓風哥餓著不是?”

“只要你將桶里的東西喝了,然后從我的胯下鉆過去,再跪在地上喊我聲爺爺,風哥以后的吃穿我就包了!”

君浩指著秦風面前的木桶,捂著鼻子,快速說道。

秦風一陣懵逼,這劇情,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樣??!

這個君浩,貌似是來落井下石的。

還要老子喝尿鉆襠喊爺爺!

秦風的眼神,瞬間就陰冷了下來。

忘恩負義的家伙,要不是小爺,你和你妹妹,現在都要餓死了吧!這就是你對待恩人的方式?

雖然小爺是魂穿者,也見不得如此卑鄙的小人!

秦風的雙拳,瞬間緊握,陣陣噼啪關節響聲,從雙拳上傳了出來,目光死死的盯著君浩。

那表情冰冷的不帶絲毫的感情,仿佛是一個冷血的殺手,尤其是那一雙眼睛,根本沒有焦距,深邃而且空洞,似乎只是一個眼神,就能殺人一般。

君浩不由的后退一步,下一秒,他就反應了過來,這家伙丹田早就被廢了,現在就是個廢物,自己還怕個毛??!

“你瞪誰呢?老子再讓你瞪!”

君浩怒吼一聲,給自己壯了壯膽子,伸出雙手,壓著秦風的頭,就朝著那木桶按去。

周圍的群眾們,臉上寫滿了詫異。

君浩的事情,大家都聽說了一些,要不是秦風出手幫忙,君浩兄妹,現在早就餓死在街頭了,怎么會擁有現在這樣安逸的生活。

按理來說,這個時候,君浩應該幫著秦風才對,怎么反而為難秦風?

雖然想不明白,但這種精彩場面,簡直是百年難得一遇??!

就是不知道,秦風被這樣侮辱,秦明還能不能坐得住。

群眾的表情,很快由詫異轉變為了興奮,就差吶喊歡呼了。

“住手!”

秦風的頭,距離那木桶還有零點一米的時候,一道清脆悅耳的聲音,突然從人群中響起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
酒須醉說:   新書開車,各位坐穩了,記得買票哦~~怎么買票?封面頁點追書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