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高展夫婦已死,雪兒到底知道了什么?”

張春踏著繁星劍,遠遠的跟隨著柳衣雪。

實在是柳衣雪的御劍速度太快了,張春一時半會居然是趕不上去。

柳衣雪的御劍軌跡很獨特,就像是沒有固定的路線一樣,在空中左轉右拐,宛如無頭蒼蠅般。

張春不知道柳衣雪究竟發現了什么,但是看到柳衣雪如此匆忙,自然是不敢掉以輕心。

很快,柳衣雪便是在一座偌大的府邸前停了下來。

這座府邸很華麗,建造很恢宏,是南山城最大的府邸

“城主府?”

這個時候,張春也是終于來到了柳衣雪的身旁,看著身前那座華麗的府邸,不由得皺起眉頭。

柳衣雪冷冷的說道:“那些鬼修,居然是真的跟城主府有關系,居然是真的和楊師兄有關系…”

“我在之前就想,如果有狼妖在南山城橫行,楊師兄為什么沒有出手鎮壓,反而是將消息傳給教內,如今,我算是想明白了…”

張春看到柳衣雪左手上托著的血色小蟲,立即就認出了那是血花蠶。

因此他也是明白了柳衣雪的意思。

“楊師兄與鬼修勾結,傷害南山城數十條人命,這乃是大罪,按教內法律,是人人得而誅之的?!?/p>

柳衣雪將血花蠶重新放入一個小竹筐,里面放著一些靈光點點的草葉,隨后就裝入了儲物袋中。

長生谷是劍道宗教,教內弟子皆是劍修,和普通江湖上的武夫差不多,總是會有些正道浩然之氣。

因此,長生谷和一般的宗教不一樣,勾結鬼修便是等于墮入魔道,這種事情在教內是絕對不可饒恕的。

“楊師兄勾結鬼修,自然是該死,不過我們不能亂來…”

想著這些事情,張春和柳衣雪的殺意更加明顯了,就連兩個人的劍都是寒光粼粼,冷的異常。

兩個人御劍在高空,俯視著這座城主府,發現周圍都有不少城衛在巡邏,便是沒有立即下去。

這些城衛雖然都是普通的士兵,但是兩人如果冒然下去,肯定是會打草驚蛇,里面的鬼修肯定也會有足夠的時間來應對。

“那怎么辦…”

柳衣雪微微皺起眉頭,她的殺意已經無法消散,自然是不可能就此退去,所以她在想妥當的辦法。

“有了…”

  A看‘正《/版章le節h上酷☆匠V$網0

張春倒是想出來一個辦法,之前他和柳衣雪剛剛來到南山城時,那些鬼修就來了這么一招。

此時,他想要以彼之道還之彼身。

張春覺得這個辦法可行,便是點頭說道:“雪兒,你實力高強,肯定是他們的重點目標,這樣,你先下去驚擾一番,然后裝出敗逃的模樣,且戰且退…”

“嗯?!?/p>

柳衣雪聽著張春的話沒有反對,她在造臺境能夠排名劍榜前三,就算是那些鬼修一哄而上,自然也是不可能輕易落敗。

張春繼續說道:“你將他們引入我們剛才第一次去的案發現場,然后我等在暗處,等那些鬼修全部從城主府出來,便一網打盡…”

話音剛落。

柳衣雪便是御劍而去,一道劍光生出,劍氣從中掠起,撕裂空氣,嚯嚯作響,狠狠地向著城主府殺去。

柳衣雪還沒有落地,那道劍氣便是已經將城主府的大門給破開了,隨后劍氣還沒有消散,繼續向著里面殺去。

轟!

頓時間,城主府里面便是有兩三座閣樓直接被劍氣攔腰截斷,動靜很大,灰塵四起,就像是地震了一般。

“這是怎么了?難道是狼妖來了?”

“快,快去保護楊城主…”

那些在城主府周圍巡邏的城衛面色大變,紛紛朝著門口而來,手中皆是拿著亮堂堂的大刀。

柳衣雪這個時候已經緩緩的走入了城主府,她完全沒有隱藏的意思,身形極為瀟灑,手持著粉紅色的清塵劍。

“不是狼妖,是個女人…”

那些從四面八方趕過來的城衛,現在已經有不少人趕過來了,只是不敢動手,忌憚的看著一席紅衣的女子。

“你是誰?為何擅闖城主府?”

說話的是一位三十有余的男子,他長著密密麻麻的胡茬,赤著上身,身形極為壯碩,身上的肌肉如同石塊一般。

柳衣雪冷冷的說道:“楊康勾結鬼修,傷害南山城數十口人命,罪當該死,你們作為南山城的衛兵,自然也是受我長生谷的管制,我命你們即刻包圍城主府?!?/p>

隨后,柳衣雪把腰間上的木制腰牌給扯了下來,將代表著長生谷弟子身份的腰牌舉起身前。

那名赤著上身的男子名叫李奇,是城主府的衛兵將領,所有的南山城衛兵都是他在統領。

“真的是長生谷的仙人…”

李奇本來聽到柳衣雪的話還有些不屑,可是當他看到柳衣雪手里的腰牌,立即變了臉色。

“立即包圍城主府,助我斬妖除魔!”

柳衣雪隨后持著清塵劍,向著深處走去,身上的殺意如同秋水一般濃郁,渾身都散發出淡淡的劍氣。

“你們都跟我走!”

李奇稍微一猶豫,很快便是帶領著數十個衛兵包圍了城主府,而他便親自守在門口。

城主府真的的很大,就光是小湖泊都有兩個,而零零落落的閣樓就更多了,仿佛這不是一個府邸,而是一個小型城池。

柳衣雪走過了很多閣樓,最后終于在一座富麗堂皇的閣樓面前停下來。

“爾等鬼物,還不束手就擒?”

她冷冷的看著這座閣樓,能夠輕微的感覺到里面若隱若現的鬼修氣息,而且不止一道,起碼得有五六個鬼修。

砰!

見里面沒有人發出聲音,柳衣雪便是一劍祭出,凌厲的劍光可以將整座閣樓瞬間攔腰截斷。

“走…”

在閣樓即將倒落的那一瞬間,有數道黑影從里面飛身而出,皆是黑煙繚繞,擋住面目。

“殺!”

柳衣雪沒有話要說,當即提著清塵劍就是上前殺去,不斷有劍光在身前生出,猶如一尊可怕的女劍仙。

“寧師兄救命…”

最先出來的鬼修看到眼前充滿了劍光,便是想要后退,想要避開這一劍。

但是劍光太快了,直接斬在了他的胸膛上。

他整個人就像掉了線的風箏,瞬間倒飛出去,嘴里吐出一口鮮血,與即將倒塌的閣樓砸在一起。

“死!”

柳衣雪得勢不饒人,繼續向著那個鬼修一劍刺去,一道劍光狠狠地斬下了那個鬼修的腦袋。

那座閣樓此時也是轟然倒下,將那個已經無首的鬼修埋入了里面,只有一些殷紅的血液殘留在什么。

從閣樓里面飛出來的鬼修一共有五個,而現在已經死了一個,便是只剩下四個鬼修。

“不愧是劍修,居然只用兩劍就殺死了老六…”

那四個鬼修心有余悸的看著被閣樓埋葬的人,心中都對那手持長劍的柳衣雪充滿了驚懼。

不過很快,一個身材高大的鬼修便是沖向了柳衣雪,他的手里拿著一個冒著黑煙的東西,殺氣騰騰。

這是當初來殺張春的鬼修,只是最后被張春殺的落荒而逃,但卻比之前死去的鬼修要厲害許多。

“你就是他口中的寧師兄?”

柳衣雪微微皺眉,她與這個鬼修對上幾劍,居然是沒有占上風,這倒是讓她有些意外。

這個首當其沖的鬼修一掌震開柳衣雪的長劍,隨后退開數丈,這才低沉的說道:“那又如何?”

“自然是要殺你?!?/p>

柳衣雪聽到此人沒有否認,隨后便是繼續向他殺去,劍光凌厲無比,充斥在她的身前。

“一直聽說劍修同境殺力最強,看看你能不能同時對付我們四人!”

另外三個鬼修此刻緩過神來,紛紛向著柳衣雪殺去,有的鬼修掌間陰風瑟瑟,有的則是取出一把鬼幡…

四個鬼修的靈術都不一樣,實力也不一樣,但是四個鬼修一起出手,便是黑煙騰騰,瞬間籠罩了整個城主府!

柳衣雪雖然劍術精妙,出劍的角度極為刁鉆,但面對那么多鬼修的聯手,也只能勉強自保。

特別是那個寧師兄的實力很強,手段極其狠毒,在數人的聯手中,每次都能找到柳衣雪的破綻,給予柳衣雪致命一擊。

不過,柳衣雪哪里那么容易就讓他得逞,在寧師兄出手的瞬間,柳衣雪就會順勢刺出一劍,破解困局。

但是面對那么多人,柳衣雪疲于應付,額頭上很快就出現了汗珠,并且呼吸逐漸急促了起來。

“小美人,只要你束手就擒,我就饒你一命,你覺得怎么樣?”

寧師兄看到這一幕,心中大喜過望,嘴角露出殘忍的笑容,看著柳衣雪的火熱身材,居然是生出了貪婪的神色。

“死!”

不過柳衣雪沒有理會他,而是一劍斬出,劍氣在虛空中生出數道劍光,凌厲恐怖,將想要欺身而上的四人重新逼退。

隨后,柳衣雪便是縱身一跳,直接躍上了最近的一處屋頂,向著她和張春約定的地方逃去。

“給我追!”

那四個鬼修看到柳衣雪落荒而逃,自然是不想放過這么好的機會。

寧師兄和其他三個鬼修立即化作黑影,順著墻壁追了上去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