張春和柳衣雪很快就來到了周尚的身后,他們要去所有的案發現場看看,有沒有痕跡留下來。

“二位少俠,白天的話,那些鬼修害怕被人發現蹤跡,所以是不敢出來的,你們不如等晚上…”

坐在門檻上看著來往人群的周尚,察覺到兩人已經來到他的身后,就是急忙起身,諂媚的看著兩人。

柳衣雪當即皺起眉頭,冷冷的看著周尚說道:“哪來的那么多廢話?只管帶路?!?/p>

“得嘞,二位想要去哪里?”

周尚聽到柳衣雪的斥責,也沒有怒意,只覺得這姑娘脾氣有些暴躁,在心里有些警惕起來。

柳衣雪正欲說話,張春便是搶先拉著周尚來到一旁,然后輕聲說道:“周尚啊,你當那北門守衛一年來俸祿不過百兩銀子,如果這次你帶著我們立功了,那你這輩子就不愁吃喝了?!?/p>

“張少俠這說的什么話,你們來斬妖除魔,我還能坑你們不成?放心吧,這南山城就沒有我不知道的地兒…”

周尚本來已經把昨晚的金錠當作是自己的賞賜,完全沒有想到居然還有金錠可以拿。

他瞬間露出笑容,臉色更加諂媚了。

張春看到周尚沒有拒絕,隨后便是說道:“如此,你就先帶著我們去那些案發現場看看吧?!?/p>

周尚聽到張春的要求,不敢討價還價,便是立即答應了下來,很快就帶著兩人走出了云??蜅?。

白天的南山城絕對要比晚上熱鬧很多。

街上人來人往,各種各樣的叫賣聲不絕于耳,一幅繁榮昌盛的景象。

而且南山城地處偏僻,街道上賣的東西千奇百怪。

有些小玩意很有意思,如發著彩色光芒的玉人,帶著翅膀的泥人等等。

不僅僅是這些,兩人跟隨著周尚來到南山城最繁華的街道,街上叫賣的人更多了。

那些小玩意也是越來越多。

柳衣雪雖然是造臺境的劍修,已不是普通的女子,可是心里還是會覺得有些小物件很有趣。

因此,她在路上時常會將那些有趣的小玩意,拿起來摸上一摸,一路上都是表現出游玩逛街的模樣。

張春看柳衣雪對那些沒有見過的小玩意感興趣,便是想要買下來送給她,不過卻是被她拒絕了。

張春看著手里正玩弄著一對玉蝴蝶的柳衣雪,便是有些好奇的問道:“雪兒,你要是喜歡,那就買下來吧,這玩意不值幾個錢的?!?/p>

柳衣雪笑著說道:“我沒見過這些東西,所以才會感興趣,可現在見到了,心中也就沒有興趣了,買下來又有何用?”

柳衣雪說完也沒有看張春,而是輕輕的將手里的玉蝴蝶放在了桌鋪子上,隨后便是繼續向前走去。

那攤位老板是個年過半百的老人,他看著姑娘已經遠去,就是搖頭說道:“這姑娘真是奇怪,明明喜歡的很,卻是怎么說不感興趣了…”

……

周尚突然看著前方一處巷子,對著兩人說道:“前面不遠處就是狼妖曾經出現過的地方?!?/p>

很快,周尚就帶著張春還有柳衣雪繞過數道巷子,來到了一處門前種著槐樹的小院子。

“人都去哪里了?”

推開院門,張春發現里面早已人去樓空,可能是這家人離開的時間已經很久,有的家具,都已經粘上了一層薄薄的灰塵。

周尚看著院子里的石椅,那里還有些淡淡的血色殘留,想著自己知道的那些消息。

周尚便是說道:“張少俠,這是那狼妖出現的第二個地點,這家人全部都慘遭毒手,距離現在已經快一個半月了?!?/p>

“嗯?!?/p>

張春微微點頭,隨后來到了房間里面,但也沒有發現什么痕跡,好像都被故意抹掉了,就連血跡都沒有發現。

不過值得一提的是,柳衣雪在這個時候咦了一聲,倒是在床底下找出來一對手持長槍的彩色泥人。

“只是普通的泥人,應該是那受害孩童的小物件…”

柳衣雪往里面注入劍氣,并沒有發生異變,發現是普通的小玩意,也就沒有繼續探索這里。

張春和柳衣雪很快就來到了第三處案發現場,那家人倒是沒有全部死絕,只是已經搬走了。

張春看見沒有什么收獲,便是催促著周尚趕往下一個地點。

他相信只要做過,就總會留下些什么痕跡的。

“二位少俠,再轉過幾個巷口就到王展家了,他們家倒是要幸運一些,孩子出事的時候,夫妻二人去街上買菜了…”

周尚一路上都沒有怎么說話,也不知道他是怕柳衣雪的脾氣,還是想起了什么事情,整個人顯得有些低沉。

張春和柳衣雪的心情有些沉重,只是微微點頭,并沒有搭周尚的話,只是緊緊的跟在他的身后。

果然,一行三人轉過數道巷子,很快就來到了王展家,只是王展和他的妻子都沒有在家。

周尚拿不定主意,看著張春問道:“怎么辦?要去下一個地點,還是等王展夫妻回來?”

“去下一個地方…不,等等!”

張春本來也不愿意浪費時間,不過他背后的繁星劍居然是微微輕鳴,便是讓他臉色微變。

“怎么了?”

柳衣雪看著張春的發現,也后知后覺的將清塵劍抽了出來,劍上彌漫著冷冷的殺意。

“這里有些奇怪!”

張春沒有過多解釋,抽出負在背后的繁星劍,隨后狠狠地推開院門,整個人在那瞬間沖入了里面。

  x酷"K匠網#!唯%一正版I{,#其(n他|w都是^D盜版◎0:;

“二位,你們都進去了我怎么辦???”

“算了,要死一起死,今日我周尚便舍命陪君子…”

周尚臉色有些變化,看到柳衣雪也隨著張春沖了進去,他也是硬著頭皮朝著里面跑去。

院子上沒有人,也沒有奇怪的東西,但是輕柔的秋風中帶著些許腥氣,有些淡淡的。

張春自然是能夠聞出來那股味道,所以皺起的眉頭更緊了,整個人顯得非常警惕,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周圍。

“那股味道就是從里面傳來的…”

張春手持繁星劍,沖著房間里面而去。

不過一進入房間內,張春便是不由得捂住了鼻子。

這里是客廳,里面除了有些家具和飾品,就沒有其他東西了,但是這里的腥氣很重。

“問題在那里…”

張春來到客房,這里雖然有腥氣,但是也沒有發現什么東西,隨后就重新來到了客廳,看著那間半掩著門的主臥。

“這是血腥味…”

這個時候,柳衣雪已經來到了客廳,自然也是感覺到了濃烈的腥氣,微微皺起了眉頭。

張春指著那間主臥,冷冷的說道:“雪兒,這些血腥味就在那里,我懷疑那個鬼修還沒有離開?!?/p>

“我知道了…”

柳衣雪聽到張春的話,清塵劍上立即露出一抹冷光,隨后向著那道半掩著的門刺出了一劍。

這道劍氣在空氣中一分為二,而后越來越多。

最后到門前的時候,劍光已經是變成了千千萬萬道劍氣。

砰!

一瞬間而已,劍氣就是將那門殺成了碎屑,隨后張春和柳衣雪兩個人就是立即沖了進去。

“這,這怎么會這樣…”

不過沒有想象中的大戰出現,反而是張春很快就從那間房子退了出來,臉色很慘白,很驚悚。

隨后他便是彎著腰,將手里面的繁星劍杵在地上,仿佛看到了什么惡心的畫面,不斷嘔吐著。

想起進入房間后看到的畫面,張春就是不由得身體一顫,又是想吐了,只得再次彎腰起來。

張春一沖入房間后,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兩具尸體,他們的模樣太過恐怖,太過瘆人了。

兩具尸體臉上的舌頭和牙齒,還有雙眼全被那些鬼修挖走,臉上已經完全是面目全非。

而他們的身體就更加恐怖了,兩個人的肚子都被刨開,里面的內臟也都被挖走。

房間里只留下兩具空尸,流下一地的血液。

從兩者的衣物模樣,可以大概猜出是高展夫婦。

張春哪里見過這種場面,一進入房間就被嚇到了,但是更多的還是發自肺腑的惡心。

張春看到那些驚悚的畫面,就立即退出來了。

此時,周尚也已經來到了客廳,看到臉色有些不自然的張春,想要開口詢問,但最后沒有開口。

“這些血液…”

柳衣雪看著那兩具尸體,雖然也覺得恐怖,但是沒有立即退出來,因為她發現地上的血還是熱的。

這能夠充分說明,這高展夫婦還沒有死多久,想來應該是不久前才發生的事情。

想到這里,柳衣雪的臉色就逐漸冷了下來。

“你們…你們怎敢…怎敢如此殺人性命?”

她對那些盤踞在南山城的鬼修,心里面越來越不滿了。

不管是她本身,還是清塵劍都充滿了殺意。

整個人顯得十分冰冷。

話音未落。

柳衣雪便是一劍斬向房頂,隨后順著破開的洞,柳衣雪輕輕一躍,便已經是來到了屋頂。

從腰間的儲物袋中,柳衣雪拿出一條血色小蟲,如青蠶一般模樣,但是背后長得兩條薄薄的紅色翅膀。

這是人間的萬種精怪之一,名叫血花蠶。

這種精怪雖然實力不高,只是聚靈境的修為,但是靈智很高,對血腥之類的味道很敏感。

柳衣雪想著狼妖喜歡吃肉血肉,那必然是會留下血腥味,就從靈寶閣買來了血花蠶。

而現在,那些鬼修挖走了兩具尸體的所有器官,身上自然是血腥味十足,就算是放入儲物袋也隱藏不了。

此刻柳衣雪剛拿出血花蠶,這只血氣小蟲就是眼冒精光,隨后渾身散發出淡淡的血色光芒。

“呲…呲…”

血花蠶聞著空氣中殘留的血腥味,將頭緩緩的看向一個方向,渾身散發出的血色更加耀眼了。

“你們都要死!”

柳衣雪將血花蠶輕輕的拖在左手上,隨后御劍而起,沖向了血花蠶指向的那個方向。

“雪兒…”

張春感覺到柳衣雪已經御劍離開,整個人也是來到院子里,瞬間御劍而起,直接飛上高空。

遠遠的看到柳衣雪的紅色身影,張春的速度驟然加快,就像是一道閃電,便是立即趕往了過去。

周尚看到兩人已經離去,臉色不知道害怕還是怎么地,居然是毫不掩飾的露出怒意。

他低沉的說道:“這些笨蛋…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