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流鼻血了?”

張春用手摸了摸鼻子,低頭一看,居然是鼻血,隨后用手捏住了鼻子,不讓鼻血流下來。

張春尷尬的看著柳衣雪,只覺得臉龐有些通紅,還有些發燙,好像是發了高燒一樣。

“張師弟,你這是…”

柳衣雪也有些尷尬的看著張春,隨后不知道想起什么,臉上的羞意更加明顯了。

但柳衣雪還是來到了張春身旁,拿出一張繡著荷花的粉紅色帕巾。

張春拿過柳衣雪遞過來的帕巾,想要擦掉了臉上的鼻血,不過一抬頭就看見了柳衣雪。

“師姐…”

張春只覺得腦袋一陣發暈,原本已經止住的鼻血就是再次流了下來,就像是河水一樣。

張春的目光直直看著柳衣雪!

這個時候,柳衣雪自然是順著張春的目光,也發現了張春流鼻血的原因。

“張師弟,好看嗎?”

柳衣雪看著不斷流出鼻血的張春,就是不由得噗嗤一聲,捂嘴笑了起來。

張春雖然心中砰砰跳動,但還是轉過身,不讓自己的眼神看著柳衣雪,自顧自的擦著鼻血。

柳衣雪看到張春這般樣子,覺得很有趣,自然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,很快柳衣雪就把雙手伸到了張春的肩膀上。

“我鼻血還沒有擦干凈…”

張春還沒有反應過來,他整個人就是被柳衣雪轉了回來,重新看到了柳衣雪帶著幾分羞紅的臉龐。

“真好看

張春看著眼前的景色,只覺得一股熱氣沖上腦袋,便是再也堅持不住,一把抱住了柳衣雪。

“???張師弟,你做什么…”

柳衣雪顯然沒有料到這一幕,張春抱她的時候力氣很大,因此兩個人都倒在了軟綿綿的床鋪上。

在倒下的剎那間,兩人的嘴都碰到了對方,然后兩人便是四目相對,羞紅的看著對方。

時間仿佛停留在這一刻,兩個人都是沒有緩過神來,只能輕微的感受到對方的體溫。

柳衣雪一把推開懷中的張春,隨后有些緊張的說道:“張師弟,不行的”

“師姐,我…”

張春感受著身體越來越熱,根本不受控制。

“那是?”

柳衣雪目光不由得看向了張春,隨后居然是羞紅了臉龐,將目光看向了別處。

“不對勁,不對勁,這件事情不對勁…”

張春此刻也已經冷靜下來了,想起自己抱住柳衣雪的那一幕,面色不由得露出幾分古怪。

隨后也不管柳衣雪反應如何,張春就是盤坐下來催動長生經,很快張春就在體內發現了一股淡淡的黑氣。

呼!

張春牽引自身靈氣,隨后運轉奇經八脈,很快就那股黑氣逼了出來,從他嘴里流出。

柳衣雪看著從張春嘴里出來的黑氣,心中也是對張春剛才的舉動有了些猜測,只是不太確定。

“師姐,我中了那鬼修的情毒,剛才我不是有意的,我真的不是有意的,你要相信我…”

張春將那股黑氣逼出去后,身體的熱度很快就消散了,頭腦也重新變得冷靜了下來。

柳衣雪仿佛沒有聽到張春的話,沒有開口,而是將目光看向別處,看不出是喜是怒。

“師姐,那情毒藏在我體內,直到剛才才散發藥效,我之前很難發現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”

張春現在想起自己剛才的舉動,便是不由得后悔至極,他從來沒有碰過女人,只覺得尷尬極了。

柳衣雪看著不斷解釋的張春,不知道想起什么,終于噗嗤一聲笑了出來,隨后看著張春說道:“以后,不許這樣了?!?/p>

張春自然是不敢頂嘴,只得點頭說道:“放心吧師姐,以后我再也不敢了,我以我師父的名義發誓?!?/p>

不知道為什么,柳衣雪聽到張春的話,居然是有些失望,因此沒有繼續開口安慰張春。

張春看著有些失望的柳衣雪,就是說道:“如今我對師姐做了這些事情,那么將來肯定是要對師姐負責的,以后我會照顧你的?!?/p>

不過,張春下一句話倒是讓她有些高興起來,柳衣雪臉色露出笑容,看著張春說道:“你說的可是真的?”

張春看著柳衣雪露出笑容,便是拍著胸脯說道:“師姐,我張春說到做到,我說對你負責,就會照顧你一輩子?!?/p>

“那你可要記住你今日的話了,可不許你今后帶著別的姑娘來欺負我,要不然我會不開心的?!?/p>

柳衣雪聽到張春的話,不知道為何,居然是十分歡喜,只覺得剛才的事情沒有發生過一樣。

“師姐對我這么好,我怎么可能會帶別的姑娘來氣師姐?”

張春自然是不敢說半句不是,只能點頭答應著柳衣雪的要求,順勢坐在了床鋪上,跟柳衣雪肩并肩坐著。

柳衣雪美艷的面容看著張春的臉龐,只覺得心中藏不住的歡喜,其實她對張春的好感真的很不錯。

張春不僅是為人正直,還沒有那些花花腸子,而且還長得那么好看,實在是挑不出半點毛病。

若實在是要找出缺點,就是張春這個人太靦腆了,不過柳衣雪想著,靦腆一些也好。

這樣的話,以后張春見到別的姑娘,自然也就不敢露出愛慕之情,也就不敢帶著別的姑娘來見自己。

這時,張春突然看著柳衣雪,不知道想起什么,臉色有些期待的問道:“那…師姐是不是我的…我的未來道侶了?”

柳衣雪聽到張春的話,轉過頭,看著張春笑道:“以后不許叫我師姐?!?/p>

張春有些不解,莫不是師姐不喜歡我,所以反悔了?

柳衣雪看到張春眼里的疑惑,就是輕柔的說道:“以后只許叫我雪兒…”

張春聽到柳衣雪的話,這才恍然大悟。

他看著柳衣雪也是滿臉柔情,有些癡迷的說道:“雪兒…”

柳衣雪滿臉羞紅,將頭輕輕的靠在了張春的肩膀上,聽著張春的心跳聲,她心中只覺得很安心。

張春輕輕的將手繞過柳衣雪光滑的背部,隨后搭在柳衣雪的肩膀上,輕聲說道:“我比你要小一些,你今后就叫我阿春吧?!?/p>

柳衣雪沒有反對,輕輕的點頭。

張春聞著柳衣雪身上的香味,想起很早之前他就想要問了,只是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。

現在聞著那股淡淡的香味,張春便是好奇的問道:“雪兒,你身上的香味是什么味道,我覺得很好聞呢…”

柳衣雪立即羞紅了臉龐,只是柔聲說道:“那是我的體香…好聞嗎?”

張春將鼻子湊近了柳衣雪的耳畔,隨后深深的吸了口氣,笑著說道:“有股淡淡的青草香味,自然是很好聞的,而且這讓我想起我娘了…”

突然張春像是想到什么,撫摸著柳衣雪的長發,輕聲說道:“等這件事情過后,我就帶你去我的家鄉,去見我爹娘,你覺得怎么樣?”

柳衣雪很樂意聽到張春這樣說,自然是點頭:“你想做什么,我都依你就是了…”

柳衣雪想起平日里自己有些浪蕩,而且自己比張春要大上三歲,就是怕張春以后有別的念頭。

柳衣雪看著張春的雙眼,柔聲說道:“阿春,我平日看著雖然有些浪蕩,但我是個很保守的女子,我,我…”

張春自然是猜的出柳衣雪想要說什么,不過張春沒有開口,他想要讓柳衣雪自己說出來。

柳衣雪滿臉羞紅,看著張春說道:“我還沒有過男女之情,我還是含苞待放的姑娘,不是那種…”

張春打斷了柳衣雪的話:“雪兒,這些我都知道,我也不是個傻子,怎么會看不出來?!?/p>

“阿春…”

柳衣雪看著張春,看著那張極為俊美的臉龐,便是不由得嘟起小嘴,輕輕的親在了張春的臉上。

張春心里猶如小鹿亂撞,心跳更加厲害了,想著不能讓你一個人占了便宜,就是朝著柳衣雪的臉龐親了上去。

“阿春,等一下…”

隨后柳衣雪的衣袖輕輕一揮,一道若有若無的劍意生起,整個房間里的燈火就全部熄滅了。

  ,(酷$Y匠●網首bO發=0

黑暗中,兩人擁抱在一起。

皎潔的月光透過窗紗,輕輕的籠罩在兩個人的身上。

這一幕畫面顯得極美,就算是放在話本中,也是極為精美的橋段。

窗外,響起了數聲輕快的鳥鳴聲,時重時輕,時長時短。

直到很久之后,這只夜鳥才漸行漸遠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