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柳衣雪御劍離去,周尚就是皺起眉頭,他不是擔憂那個離去女子的安危,只是有些擔心自己。

周尚看著一席白衣的俊美少年,看到少年氣定神閑,絲毫沒有擔憂,心里也松了口氣。

他雖然覺得這俊美少年肯定不是平凡之輩,但那狼妖在南山城的殘忍事跡太可怕了。

周尚現在想起那些死去的孩童模樣,只覺得還有些心有余悸,背脊就不由得有些發涼。

而且,柳衣雪去了很久,仍然還沒有回來的意思,周尚就不由得有些警惕起來,緊緊的跟在張春的身旁。

“這楊師兄的眼光真是獨特…”

張春看著周尚膽小如鼠的模樣,心中不由得鄙夷了一下,怎么也想不到,那楊城主居然會讓這樣的人做領隊,鎮守南山城北門。

這般想著,張春心中自然是對那素未謀面的楊城主,不由看低了幾分,至少他看人眼光這方面。

張春實在是不敢恭維。

不過張春并沒有表露出鄙夷之色,而是決定安撫一下周尚,他坐在了一家店鋪前,將猩紅的繁星劍隨意立在身旁。

周尚緊緊的貼著張春,也是在張春身旁坐下,只是眼里露出警惕,不斷偷瞄著周圍。

張春轉過頭看著周尚,便是說道:“你聽說過鬼修嗎?”

周尚搖頭,他雖然之前走南闖北,在江湖中混跡了數年,但只是普通江湖而已,哪里聽說過什么鬼修?

張春說道:“鬼修,乃是修行界中最另類的存在,需以人血肉皮骨修行,手段極其殘忍。是人人得而誅之的存在?!?/p>

“少俠,我不關心這些事情,我只關心你們能對付他嗎?這狼妖或許是鬼修,但他的實力真的很厲害?!?/p>

周尚想起南山城這些天死的孩童,個個都是面目全非,有的缺失心臟,缺失肝脾,有的被抽筋扒皮,就不由得露出寒意。

張春聽著周尚的話,就是說道:“我們長生谷是劍道宗教,不管是什么妖魔邪祟,一劍過去,照樣得死?!?/p>

“那就好,那就好,這該死的狼妖,就知道欺負我們這些普通人,這回張少俠來了,他自然是要死得?!?/p>

周尚聽到張春的話,看了一眼繁星劍,感受到劍身上若隱若現的劍意,居然是安心了下來。

張春看著周尚已經緩過來,不像之前那樣害怕,就是說道:“不過,我可不是那狼妖的對手,要是他現在出現,我可保不住你?!?/p>

“少俠你可不要嚇我…”

周尚聽到這句話,他的眼皮一跳,立即露出恐懼,隨后看著嘴角微微掛著笑容的張春。

周尚便是明白了,這是張春在戲弄他。

周尚只得尷尬的說道:“張少俠,你就莫要嚇我了,我這個人膽小的很,不禁嚇,不禁嚇…”

“你這人還真是怕死…”

張春看著周尚這個樣子,自然是再也忍不住,哈哈大笑了出來,只覺得有些有趣。

不過如此一來,他就不由得想起了陳富貴,那老頭也是喜歡這般捉弄人,想起自己被陳富貴戲弄的畫面,張春就沒有了興致。

周尚也沒有繼續搭話,只是坐在張春身旁,不知道想起什么,臉上居然是出現一絲憂慮。

看著天色越來越晚,可柳衣雪還沒有回來,張春也不好擅自做主,因此只能在原地坐著等柳衣雪回來。

“阿嚏…”

現在是深秋,周尚感覺到周圍越來越潮濕了,忽然覺得身子有些冷,就是不由自主的打起顫來。

周尚碎了一口,小聲的罵道:“這賊老天,前天晚上還沒有這般冷,怎么現在就跟掉入冰窖似的…”

“閉嘴!”

周尚的話還沒有說完,張春便是拿起繁星劍,警惕的看著周圍,并且打斷了周尚的話。

“你是不是感覺到一股冷意?”

張春雙眼微瞇,他剛才感覺到這附近有一絲絲妖氣,不過這會卻是消失不見了,好像隱藏了起來。

周尚聽到這話,便是點頭說道:“對對,昨晚都沒有這么冷,今天倒像是跳入了冰窖一樣?!?/p>

張春雙目微瞇:“那是妖氣彌漫了過來,所以你才會覺得比平常冷些,一會狼妖要是出來,你盡量躲遠些?!?/p>

“那狼妖在附近?少俠我的安危就要靠你了,你一定要護著我些,我上有老下有小,我還沒有孝敬老人呢,你…”

周尚聽到張春的話,只覺得身體更冷了,整個人臉色很不自然,嘴里碎碎念著,不斷瞄著周圍。

就在這時,一道黑影順著墻壁,沖向了張春,整個人被黑煙籠罩著,看不清楚容顏。

“來嘗嘗我的繁星劍吧?!?/p>

張春自然是在第一時間感覺到了,拿著繁星劍,施展起來殘缺的高級玄靈術,整個人就是換作道道殘影沖了上去。

那道黑影桀桀笑著,速度很快,緊緊的貼著墻壁,手里不知道拿著什么,黑氣騰騰,籠罩住全身。

他的速度驟然加快,整個人瞬間就出現在了張春的身前,手里拿著的東西黑光大盛,向著張春的腦袋殺去。

“雕蟲小技,也敢出手!”

張春微微瞇著雙眼,絲毫不慌,感受到那寒意逼人的殺氣,整個人化作重重影子,輕松避過那一擊。

那道黑夜顯然是沒有預料到這一幕,身體微微一滯,隨后緩過神來,就要重新殺向張春。

“怎么可能?”

不過,當他轉過身就要施展靈術之時,一道猩紅的劍光就映入眼簾,出現在了他的眼前。

黑影只得施展一種身法,慌亂之余匆忙后退,他想要避開這一劍的鋒芒,但那道劍光緊緊的跟著他,讓他避無可避。

“鬼東西,過來接我一劍?!?/p>   酷匠¤P網R}正版、%首發0)

張春自然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,之前避開黑影的那一擊后,就是朝著黑影的腦袋刺了一劍。

張春的整個動作行如流水,沒有絲毫拖沓,盡管黑影第一時間就感覺到了危險,瞬間向后退去,可還是避不開這一劍。

“這小子看著明明只有聚靈境的修為,怎么劍術如此厲害?而且他的身法也太詭異了吧…”

到了最后,黑夜已經被逼到墻角,看著已經沒有退路,便是將手中的東西緊緊的捏住,向著迎面而來的張春殺去。

“看你往哪里躲!”

張春看著這一幕,沒有絲毫退意,依舊向前殺去,繁星劍上的繁星點點瞬間亮出猩紅的光芒。

咚!

很快兩者相遇,一聲金屬碰撞的聲音響起,并且星火四濺,在黑夜中是如此的顯眼。

兩個都后退數步,呈現出一副勢均力敵的模樣。

“這張少俠恐怕是兇多吉少啊…”

已經躲在遠處的周尚看著這一幕,心中的擔憂就更多了,臉色有些蒼白,身體一點點往后退去。

“造臺境的鬼修…”

張春感受著手臂上反彈過來的余力,微微皺著眉頭,隨后身體化作重重幻影,向著那道黑影殺去。

在前往南山城的時候,張春就已經徹底煉化了地級固靈丹的藥效,現在自身的修為已經突破到聚靈境后期。

雖然這人的修為比他高一頭,是造臺境的修為,但張春依然有足夠的信心能夠擊殺此人!

那道黑影感覺到張春的厲害,自然是生出了退意,只是看著張春已經再次持劍殺來,只得再次向前殺去。

兩個人你來我往,在很短的時間里,張春就已經刺出了數百劍,而黑影也已經出了數百招。

張春的身法很詭異,一會出現在黑影的身后,一會出現在黑影的后面,并且每次都是伴隨著極為刁鉆的一劍。

到了現在,黑影也沒有保留實力了,身上的黑氣大增,完全將整個身體的給籠罩,手中的東西更是讓人感覺陰森森的,充滿了冷意。

“不過如此!”

又是一劍之后,張春化作重重幻影,突兀出現在黑影的后面,舉起手中的繁星劍,就是狠狠地刺出了一劍。

這一劍很特別,和之前所有的劍都不一樣,因為這一劍刺出之后,一朵朵晶瑩剔透的蓮花就是出現在了虛空中。

或許是繁星劍的原因,這些朵朵晶瑩剔透的蓮花,居然是逐漸變成了殷紅的顏色,在黑夜里是那么的妖艷,那么的美。

張春之前就有想過這些場景,用繁星劍施展仙蓮補天術的畫面,現在施展出這一劍,自然也是滿意的點頭。

他也覺得這一幕極美。

“居然是殘留的幻影?”

這時黑影剛好擊穿張春殘留的幻影,整個人都是一愣,突然他感覺到背后有些發涼,整個人就是向前撲去,想要避過這一劍。

不過,黑影怎么能如此簡單就能避過?

張春在觀察了這黑影數百招之后,這才將舍得將仙蓮補天術施展出來,要的就是一擊致命。

只見黑影還沒有來得及向前撲去,一朵朵蓮花就是落在了他的背后,朵朵蓮花剎那間撕破他的衣袍,有血液濺出。

“再接我一劍!”

張春一劍得手,自然是不肯輕易罷休,提著繁星劍就是向著黑影殺去,就像是一尊少年殺神。

“難道這少年是造臺境的劍修?”

黑影面色大變,這已經遠遠超乎了他的想象,他已經不敢再糾纏下去了,胡亂的從懷中摸出一顆黑球。

隨后,黑影看著已經再次向他殺來的俊美少年,黑影就是狠狠地將那顆黑球砸出。

張春微微皺眉,看著那顆黑球,在黑球來到他身邊的時候,就是停下身子,隨后斬出一道猩紅的劍氣。

這道劍氣很凝實,張春幾乎沒有留手,所以劍氣一下子就劃破了夜空,也劃破了黑球。

只是黑球被斬成兩半之后,就有嗆人的黑煙從黑球里面蔓延出來,將那個黑影的身體完全擋住。

“有毒?”

張春捂著鼻子向后退開,他覺得這黑球里面的黑煙帶著毒氣,因此沒有繼續向著黑影殺去。

“跑了?”

待黑煙散去之后,張春重新看向前方,只覺得有些意外,那道黑影已經消失不見了。

但意外之余,張春不由得露出幾分笑容。

“張師弟…”

就在這時,一道粉紅色的劍光從黑夜中出現,劍光的速度很快,看來是急匆匆來的。

“師姐?”

張春感受到劍光,向著夜空望去,發現是之前離去的柳衣雪回來了,不過她面色有些蒼白,仿佛經歷了一場大戰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