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間宛如流水一般,白駒過隙,過得真的極快,一夜的時間很快過去,天邊已經露出一抹朝陽。

昨夜值得一提的是,當看到白大山騰出來的客房后,柳衣雪和張春都有些尷尬,因為客房只有一張床鋪。

如果真想要擠在床鋪上的話,不說兩個人了,就是再多加一個人,只怕是都能輕松的裝下。

但是自古男女有別,就算是張春想和柳衣雪擠著勉強睡一晚,柳衣雪也不一定愿意。

到了最后,柳衣雪睡在床鋪上。

還是張春睡在了地上。

繞是如此,張春還是感覺很奇怪。

所以一夜沒睡,早上起來的時候都是有些睡眼朦朧的。

柳衣雪倒是睡得很好,她已經知道張春不是那種好色之徒,所以完全沒有擔心,睡得很是安穩。

白大山在天還沒有亮,還很黑的時候就出去找食材了,等張春和柳衣雪起身后,便是做滿了一桌子飯菜。

張春在房間里都能聞到,那股香氣撲鼻的味道,似乎今早的飯菜比昨晚還要豐盛一些。

張春聞著這個香味,就是不由自主的起身了,看了看還在休息的柳衣雪,張春嘴角露出笑容。

因為,柳衣雪的睡姿很不好看,居然像是醉漢睡覺一樣,把雙手雙腳都是張得很開。

“修行者…長生谷…”

“劍修…”

白鶴抱著和他一般高的黯然劍,坐在門口看著天上,他在想什么時候才能像張春和柳衣雪一般御劍而起。

“小白鶴…”

張春走出客房,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門口的白鶴,就向著白鶴走去,不多時就坐在了白鶴身旁。

白鶴發現張春來到了他的身旁,就有些歡喜,他的心里有很多疑問,只是昨晚沒有說出來。

張春看著白鶴欲言又止,就是笑著說道:“小白鶴,是不是想問我些問題?”

白鶴聽到此話,立即露出笑容:“張春哥哥,那座長生谷是不是有很多像你一樣的劍仙?”

張春有些尷尬,摸著鼻子說道:“長生谷有三百個弟子,而我是聚靈境,在最弱的那批弟子中,只能稱得上是劍修,哪里稱得上是劍仙?!?/p>

白鶴又是問道:“那長生谷有劍仙嗎?”

張春點點頭:“長生谷是劍道宗教,自然是有劍仙的,之前的劍仙叫李酒劍,現在的劍仙叫葉春秋?!?/p>

白鶴黑白分明的眼眸不斷轉動,似乎想起什么,繼續問道:“那劍仙是不是就是天底下最厲害的人?”

張春微微一愣,隨后笑著解釋:“我也不知道劍仙是不是天底下最厲害的人,但我知道劍仙是天底下最瀟灑的人?!?/p>

白鶴撫摸著黯然劍,不由得說道:“那張春哥哥以后一定是劍仙,而且是那些劍仙中,最瀟灑的那個劍仙?!?/p>

張春想起白鶴的資質乃是天生劍胚,將來若沒有中途夭折,最差最差的前途,也是一位承道境的劍仙。

所以張春就是笑著說道:“如果我是那個最瀟灑的劍仙,那你就是最接近劍道的那個劍仙?!?/p>

兩個人都沒有想到,在往后三百年,整個人間都是他們兩人的傳聞,最后流傳千古。

而那個傳聞的開頭,便是今日這一幕,兩個未來劍仙坐在一起,相互扶持,相互理解。

“咦?”

突然,張春不由得想起陳富貴,陳富貴說自己是最接近劍道的那個人,是不是在說其實他就是天生劍胚?

“應該不可能…”

 ?。?酷*Z匠網X永*;久!免&{費x看小◎說0

不過,張春想起陳富貴那個邋里邋遢的模樣,雖然說有著天人境的境界,但肯定不是天生劍胚。

要不然也不會被困在天人境,整整五百年!

陳富貴的意思應該是說,他是最接近北海那柄仙劍的人,畢竟那柄劍的劍靈是他的徒弟。

想到這里,想起陳富貴的不靠譜,張春不由得有些擔心起白鶴,半年后他肯定是在北海斷劍山的。

因為,陳富貴的目的就是要在兩個月后,要張春前往斷劍山,把沉睡在仙劍里面的青鴿喚醒。

這個過程不知道要多少時間,況且還有教派的特殊任務要完成,因此,張春估計所需時間最少都是三個月以上?

如此一來,白鶴來到長生谷的時候,人生地不熟的,要是獸門不讓白鶴進入長生谷該怎么辦?

“有了…”

張春從懷中摸出來一枚玉佩,上面刻畫著張春二字,這枚玉佩是當初從紅香城帶來了的。

白鶴自然是注意到了這枚玉佩。

張春看著白鶴,嚴肅的說道:“這枚玉佩代表著我的身份,等你到了長生谷,發現我沒有來接你,你就拿出這個玉佩,就說你要見陳富貴就行?!?/p>

白鶴收起張春遞過來的玉佩,只是有些疑惑,不解的問道:“陳富貴是誰?”

張春伸手摸著白鶴的頭發,笑著說道:“他是一個古怪的老頭,但他是我的師父,將來啊,也有可能是你的師父,到了長生谷,你就拜他為師?!?/p>

白鶴聽到張春的話,忽然想起什么,就是這樣說道:“張春哥哥,若是你的師父不肯收我為徒,那我怎么辦?”

“不會的,那老頭只要見到了我的玉佩,肯定是會來接你的,到時候你就安安心心的拜他為師就行?!?/p>

張春想起那個邋里邋遢的老頭,要是別人的話,說不定那老頭理都不會理,但是白鶴可是天生劍胚呢。

那陳富貴不是一直想要找天賦異稟的弟子嗎?

在張春看來,白鶴就很符合陳富貴的要求,只要白鶴到了長生谷,陳富貴肯定是高興極的。

況且,陳富貴把那么重要的事情擔在了張春的肩膀上,張春就不信陳老頭不肯收白鶴為徒。

這個時候,柳衣雪已經來到了兩人身后,看著兩人的背影,柳衣雪只覺得有些好笑。

不過想起正處于水深火熱的南山城,想起那些隔三差五就會被魔狼吃食的孩童,柳衣雪便是笑不出來。

柳衣雪提醒著說道:“張師弟,該走了?!?/p>

張春撫摸著白鶴的頭發,眼神中帶著期待,帶著鼓勵,隨后就起身跟隨著柳衣雪來到了村口。

鳴!

清塵劍已經從柳衣雪的腰間飛出,懸浮在空中,柳衣雪已經跳了上去,只差張春了。

柳衣雪看著張春,便是故意說道:“張師弟,你還是自己跳上來吧,你師姐要是動手,就又要再次得罪你了?!?/p>

“師姐說笑了?!?/p>

張春覺得有些尷尬,隨后雙腿微微一弓,整個人就直接跳在了粉紅色的清塵劍上。

這時,抱著白鶴的白大山出現在了村口,看著已經在劍上的張春和柳衣雪兩個人。

“二位,吃完飯再走吧!”

隨后,白大山看著已經要動身的兩個人,大聲吼著,將聲音清清楚楚的傳入了兩人的耳畔。

張春和柳衣雪同時看向村口,發現白鶴和白大山都在看著他們,兩人同時搖搖頭,示意不用了。

“后會有期,我在長生谷等著你們…”

隨后張春和柳衣雪就是化作一道白痕,直接消失在了這里,只留下空空蕩蕩的張春的聲音。

白大山看著已經消失在天邊的兩人,心中想著昨晚發生的事情,只覺得像是做夢一樣。

白大山慈愛的看著白鶴,輕聲說道:“鶴兒,你張春哥哥是好人,以后去了長生谷,千萬不要給你張春哥哥丟臉了?!?/p>

白鶴聽著他爹的話,立即說道:“爹,我肯定不會讓張春哥哥丟臉的,你就放心吧?!?/p>

白鶴想了一會,隨即露出笑容:“況且,我覺得黯然劍很喜歡我,我肯定是能夠修行的?!?/p>

“鶴兒果然懂事了,咱們回家吃飯…”

聽到白鶴的話,白大山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,隨后抱著白鶴往回走去,很快就消失在了村口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