彭經理很快就把手續都給辦好了,把車洗得干干凈凈,圍觀的人也早就散去,不過今日之事,也是讓不少人大開眼界了。

“原來他是龍門集團現任總裁江映雪的老公啊,難怪連鄧尚書都要卑躬屈膝的道歉了?!?/p>

“龍門集團現在寧城的地位舉足輕重,難怪他有這個底氣?!?/p>

“切,說得好聽,不就是個吃軟飯的接盤俠嗎?誰不知道江映雪是葉輕舟的女人?”

“葉輕舟不死,輪得到他耀武揚威嗎?”

雖然很多人對林玄真忌憚不已,但也有不少人暗中嘲諷。

關于江映雪是葉輕舟女人這個謠言,如今傳得幾乎人盡皆知。

林玄真反而是公認的接盤俠,靠著女人吃飯的人。

大家雖然不敢得罪他,可心中卻是十分不屑。

這些議論的謠言,林玄真自然是聽見了,他心如磐石,睥睨天下,倒是完全無視這些謠言,但對于江映雪而言,總歸是名聲不太好。

“看來是要提前安排,早日為映雪和兮兮正名了?!?/p>

林玄真心里也想昭告天下,江映雪是他冠軍侯的女人,讓她成為天底下最耀眼,最幸福的女人。

但現在時機還不成熟。

林玄真開著車離開,直接回家去了。

下午青弦和林玄真一起去學校接江靈兮回家,江映雪回來之后,林玄真把今天發生的事簡單給她說了一下。

江映雪聞言,噗呲一笑道:“你這三天買三輛車,也難怪人家懷疑你動機不純,有所企圖了?!?/p>

“我買個車怎么了?我有錯嗎?”林玄真笑道。

“沒錯,沒錯,不過你對人家小姑娘倒是不錯啊,替人家出頭,還給安排工作?!苯逞┱{侃道。

“你吃醋了?我發誓,我對她沒有半點想法,這天底下的女人,除了你,沒人能入得了我的眼?!?/p>

林玄真一本正經說道。

“吃你個大頭鬼,我怎么可能會吃醋?!?/p>

江映雪立馬否認,旋即說道:“林玄真,我發現你還是啞巴比較好,最近不僅油嘴滑舌,還學會說這種酸話了?”

“哪里酸了?不是挺甜的嗎?這是我的肺腑之言?!?/p>

林玄真發現如今江映雪跟他聊天也更加開朗了,話也明顯多了起來,心中十分滿足。

“天底下的女人你都瞧不上?這話說出來,你覺得我信嗎?我可不是那種小女孩,喜歡聽甜言蜜語?!?/p>

江映雪撇了撇嘴,嘴上雖然這么說著,但心里卻是有些小甜蜜的。

“那你喜歡聽什么?”林玄真問道。

“我喜歡聽實話?!?/p>

“我說的就是實話啊?!绷中嬲J真道。

“我不信。天下烏鴉一般黑,這天底下的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,不,有一個人除外?!苯逞┱f道。

“我除外?!?/p>

“你這么不要臉?怎么凈往自己臉上貼金?”江映雪翻了個白眼。

“那你說,誰除外?”林玄真問道。

“冠軍侯,我唐國的守護神,鎮守邊境,保家衛國,這樣的男人,國士無雙?!?/p>

江映雪一臉崇拜道。

即便她對男人再厭惡,但冠軍侯是唐國億萬子民心中的守護神,更是無數少女的偶像,就連江映雪,也為之折服和崇敬。

林玄真噗呲一笑道:“我不就是冠軍侯嗎?”

“得了吧你,冒充冠軍侯上癮了?我跟你說,這可是大逆不道的事?!?/p>

江映雪再度翻了翻白眼道:“冠軍侯是何等人物,既偉大又神秘,常年鎮守北域,怎么會來寧城這種小地方?!?/p>

“那如果讓你嫁給冠軍侯,你愿意嗎?”林玄真問道。

“當然不愿意,你當我是什么人?對于冠軍侯,我只是尊崇,有這樣的人,是唐國之幸,是唐國億萬子民之幸?!?/p>

江映雪非常認真的說道。

林玄真笑而不語,心里暗道:“傻老婆,你老公我就是冠軍侯啊,你真的是冠軍侯唯一的女人?!?/p>

江映雪每天開始全力投入到龍門集團的工作中,成立了子公司龍門藥業,林玄真每天依舊接送孩子,公司的事幾乎不過問。

倒是張桂芬又開始不安分起來了,江家不少親戚都陸續登門拜訪,看著以前一個個高高在上,瞧不起她的親戚如今一臉羨慕,對她各種阿諛奉承,張桂芬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。

林玄真很少跟這些親戚說話,這些親戚也沒有把他這個上門女婿放在眼里,都知道林玄真早晚會被趕出去,偶爾在張桂芬面前蠱惑著,更讓張桂芬迫不及待想趕走林玄真。

“大哥,得到一個重要的好消息?!?/p>

這一日,周國森登門,當面向林玄真匯報。

“什么消息?”林玄真道。

“江北州傳出玄螭現世的線索,我已經派遣影龍衛趕過去調查了?!敝車f道。

林玄真聞言,頓時眼睛一亮。

玄螭是一種極為罕見的靈蛇,不過已經很多年沒有出現過了,據說是在數百年前便早已滅絕,最近幾百年沒有誰見過玄螭靈蛇的蹤跡,一丁點線索都沒有。

而煉制九陽神魄丹的其中一味重要藥材便是玄螭蛇膽。

九陽神魄丹是能夠治好江靈兮九陰寒脈唯一的藥,林玄真拿到藥方之后,便讓周國森下令影龍衛打聽各種藥材的消息。

  酷B匠網G永久免{費看小…|說%0

沒想到這么快就有玄螭的線索了。

“在江北州什么地方?”林玄真問道。

“雁蕩山脈,根據消息,江北州一家藥材商去雁蕩山采藥,前后兩個團隊的人都死在里面,只剩下一人活著逃出來?!?/p>

“據幸存者的描述,在雁蕩山脈深處,遇到了一條大蛇,此蛇刀槍不入,口吐玄陰煞氣,劇毒無比,隨行的兩名宗師葬身蛇口?!?/p>

周國森將他探聽到的消息詳細匯報了一番。

“雁蕩山脈?”

林玄真聞言,腦海中頓時涌出塵封的記憶。

當初母親帶著他從秦家離開,便來到了江北州,就住在雁蕩山脈附近的一個小山村里,本以為可以安穩度過余生,卻沒想到最終母親慘死在雁蕩山。

林玄真永遠不會忘記那個風雨交加的夜晚,母親半夜將他抱出來一路逃,最終跑進了雁蕩山脈里,依舊被人給追上了。

三名來歷不明的黑衣人將母子二人圍堵在山崖上,母親用柔弱的身軀護著他,最后被活活打死。

林玄真也被扔下山崖,若非被掛在樹枝上,最后被師父所救,他也早就喪命了。

可悲的是,林玄真最后連母親的一根尸骨都沒有尋回,被山野間的野獸啃食得干干凈凈。

這十多年來,林玄真每次在噩夢中驚醒,便是那個風雨交加的晚上。

這不過至今林玄真也沒有查出那天晚上動手的人是誰,大仇未報,這是林玄真的一個心劫。

“大哥,等影龍衛確認消息后,我便帶領驚龍衛趕過去,一定替你取回玄螭蛇膽?!敝車f道。

“不,我親自去。玄螭靈蛇也算是上古遺種,極其罕見,且非常厲害,它的玄陰煞氣你也未必抵擋得住?!?/p>

玄螭現世,這對林玄真來說太重要了,可能這天底下就這一條玄螭,絕對不容有失。

林玄真決定要親自去一趟雁蕩山。

“那是否要派驚龍衛跟隨?如今玄螭現世的消息已經散播開了,據說在玄螭所在的地方有一株非常珍貴的藥材,勢必會引來各方勢力的爭奪?!?/p>

玄螭靈蛇極為罕見,渾身是寶,而且這種異獸所在之地必有寶物,各方勢力聽到消息,一定會趨之若鶩。

“動用驚龍衛,動靜未免太大了,我一人過去便是?!绷中嬲f道。

“好!影龍衛已經趕過去了,兩天之內必定有確定的消息傳來?!敝車?。

“不能耽誤,我即刻啟程去江北州?!?/p>

奪取玄螭蛇膽不容有失,哪怕這個消息可能是假的,林玄真也不想錯過。

這畢竟是關系到江靈兮的生死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