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進村,王金鵬停在了劉彩鳳原來的家門外。然后對鄭宏說:“以后你就住這里,一個單獨的小院。剛才在鎮上,我們不是跟一個搞裝飾的說好了,下午就來人收拾。你就在這里盯著,直到工程結束?!?/p>

鄭宏感到十分的好奇:“一個院子,就我一個人???那也太大了吧?!?/p>

王金鵬說:“不是你一個人住。以后這里就是我們辦公的地方,再以后,就拆掉建一個農家樂。你現在就在這里吧,把鎖都砸了,等會兒去上面的超市那里,我買新鎖給你?!苯又?,指著大街正中央的地方說:“看見了嗎,那里的街道兩邊各有一個攤位,你安頓好了就去找我。中午在那里吃飯?!?/p>

鄭宏答應一聲,就去砸大門上那銹跡斑斑的鐵鎖了。

王金鵬開著三輪車停在不運處的胡同口,到了攤位前。他沒有說話,只看了看黃仕榮那邊的車上還是空空的,就知道昨晚讓爸爸下通知起了作用,因為他見自己這邊的車已經裝滿了一半,不由地看了看黃仕榮,他鐵青著臉坐在那里抽煙,一支接一支的。

就在剛才,總經理蘇楚楚給黃仕榮打來了電話,今天如果還是空車回去,明天就不再派車過來了,但是所簽的的合同繼續生效,要追究他的賠償責任,如果不履行拒賠損失,那就法庭上見。所以,黃仕榮現在正像熱鍋上的螞蟻,坐立不安的。

一會兒,他走了。而且是進了村長家的那條胡同。王金鵬就問春香:“春香,你爸找沒找黃仕榮,讓他賠錢的事?!敝钢窡粽f:“他打碎了十多個,他如果不重新安裝上,哪還有王法嗎?”

春香一邊忙著一邊說:“我爸給他打過電話,他不承認,還說沒時間去見我爸?!?/p>

排號賣桃的人聽說黃仕榮把路燈打碎了那么多,都發怒了:“這是搞破壞,應該把他抓起來!”

“他一毛不拔,王金鵬花錢安裝的,他憑什么打壞?真是太沒有人腸子了!”

“收桃也坑我們,往年不知道賺了我們多少黑心錢那?!?/p>

人們議論紛紛,大有把黃仕榮弄死的勢頭。這時,春香的手機響了,她接聽完以后,對王金鵬說:“我爸說黃仕榮在我家那,讓你也過去?!?/p>   看-!正;版W●章…節P上;酷匠[email protected]網《0V

王金鵬想:黃仕榮一定是良心發現,要主動賠償打碎的路燈。于是,就往村長家走去。

進了村長家,見村長正在院子里的石桌前坐著,黃仕榮站在一旁,真是一副做了壞事的嘴臉。王金鵬走到村長的對面,問:“找我有事?”

村長抽著旱煙袋慢慢地說:“你們先都坐下?,F在,村里的油桃已經到了成熟的季節,你們是村里的能人,能找到銷路,切實保障了村民的利益,大家感謝你們,我也感謝你們?!闭f到這里,他停頓一下,又接著道:“但是,你們要團結,不要為了個人的經濟利益無序競爭,這樣就不太好了?!?/p>

王金鵬一聽,這是把他破壞路燈的事情忽略了,他不知道又跟村長胡說了些什么,就說道:“村長,我光明磊落的和你匯報一下,我們賣給果品公司是十塊錢一斤,昨天我的收購價是八塊,我掙兩塊錢,除去費用剩不了多少。今天是九塊錢,不賠不掙,賺個白忙活??墒?,我是為大家著想的,管理了一年,也得有個好的回報?!?/p>

王金鵬說完,村長還沒有說話,黃仕榮就說話了:“王金鵬,你是缺心眼還是傻,白忙活你到底圖個啥?我們又是簽合同,又是搭時間,還得來回的跑路費油,多少掙倆錢大家又不是不理解。這倒好,倒搭錢了?!?/p>

王金鵬說:“你別和我瞪著眼說話好不好?有本事你也九塊一斤收,那我就漲到十塊你信么?我不想和你討論這件事,只要大家不吃虧,我就是往里搭也愿意。你先說說你打碎路燈賠不賠錢吧?”轉向村長說:“他拿著彈弓打的,被我發現后竟然說是在打鳥?!?/p>

黃仕榮騰一聲站了起來:“王金鵬,你真會血口噴人,你在哪里看到的我?幾點幾分,有錄音還是有錄像,誰能證明?我還說是你打碎的那,是我親眼所見的!”

王金鵬昨天晚上已經領教了他胡攪蠻纏的功夫,也就不再感到氣憤,就看著老村長說:“村長,他不但不講理,耍無賴,還顛倒黑白,你看著處理吧。他如果不賠,我也不會找人修?!?/p>

黃仕榮哈哈大笑起來,笑畢,說道:“不修正好!你有錢干點什么不好,非要安裝什么路燈。咱們村多少年就是這樣,都已經習慣了,這一下子出門也那么亮,真的是擾亂了大家的正常生活,都壞了才好那!”

村長猛地拍了下桌子,厲聲說:“仕榮,你還是人不?王金鵬拿出錢來安裝了路燈,給我們村帶來了光明和希望,你說誰不喜歡,誰不高興,都夸王金鵬做了一件大好事。你倒好,竟然還有這種思想?弄不好就是你干的!”

黃仕榮一聽,后退幾步,立即嬉皮笑臉地說:“大哥,我是鬧著玩,你不要當真。如果真是我干的,就天打五雷轟,死我全家!”

王金鵬驚愕地看著他,他還真是張開嘴就沒了下巴,這樣的毒誓也敢發?

村長沉思一會兒說話了:“破壞路燈的事情,依我看不是大人干的,一定是不懂事的小孩子所為。用彈弓能打,用手扔石頭蛋也能打碎。這個事誰也不要再計較了,村里拿出錢把燈管換一下就行,花不了多少錢,我讓電工明天就辦。你們還是好好合作一下,把家家戶戶的桃子賣出去,讓人們多賣幾個錢,沒人罵你們?!?/p>

王金鵬知道和黃仕榮難以商量到一塊,就先走了。

黃仕榮沒走,又要和村長說什么,村長很不耐煩地刺他道:“你跟我說這些有用嗎?我又不搶你的生意!”然后,把手一擺說:“你去忙你的吧,我不想再和你說話?!?/p>

“大哥,你就這么煩我?我聽說每天晚上王金鵬都把春香約出去,半夜才把她送回來,你這當爹的,可要留意一點,不然春香的肚子大了,那可就鬧出笑話來了?!秉S仕榮趴在石桌上,神神秘秘地說。

村長把煙袋鍋一甩,說道:“春香已經和孫有財家退了婚,她再找個婆家還不應當嗎?你可真是吃飽了了撐的!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