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茹雪跟你一起去嗎?”方強看向了一旁的梁茹雪,向蘇婉苓詢問道。

“讓茹雪留在你的身邊會更安全一些”蘇婉苓淺淺一笑回應道。

“好,那你到了京都注意安全”方強知道蘇婉苓決定的事情很難改變,只好點頭應了下來,想著有唐賽兒跟在蘇婉苓的身邊,應該不會有什么問題。

吃了晚飯,看到蘇婉苓和梁茹雪兩人返回了臥室,還坐在沙發上的方強掏出手機撥通了萬子豪的電話。

“大哥,那個小子已經嘗到甜頭了,我讓他在一周之內接替他爸的位置”電話剛剛接通,里面就傳來了萬子豪的聲音。

“嗯,你幫我打聽一些事情”方強輕輕點了點頭,他知道湯羽哲的事情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。

“您說!”萬子豪不敢有絲毫的怠慢,連忙詢問道。

“你知道武道界的事情嗎?”方強向萬子豪詢問道。

“武道界?好像在小說里聽說過”萬子豪思索了片刻,這三個字他也只有在小說里見到過。

“你派人去打聽一下西陵武道界,看看能查出什么線索不能”方強吩咐道。

“是,我這就和家里聯系,讓他們派人去西陵”萬子豪應道。

“還有一件事,你派幾個人,暗中保護一下苗馨兒,她現在在禹杭市”方強隨后又向萬子豪吩咐道。

“苗馨兒?大哥,你跟苗馨兒是不是?”聽到方強的這番話,萬子豪那顆八卦的心頓時就活躍了起來。

“我看你在甘南市有些閑了,要不你明天就回來?”方強開口詢問道。

“大哥,我就是關心一下您的生活,我這就派人去暗中保護嫂子!您放心,不會讓她受到一點傷害!”萬子豪連忙解釋道,他的父親還沒有轉到普通病房,還沒能見到他的父親,他可不想就這樣返回明州。

沒有再和萬子豪多說什么,吩咐完事情之后,方強掛斷了和萬子豪的聯系。

躺在書房的小床上,看了看時間,已經是晚上十點,不過方強并沒有進入修煉,而是想著今天下午回來的時候,在停車場發生的一幕。

武道界這三個字,他年少時就在家族里聽說過,畢竟方家是華國的頂級家族,能夠和武道界有一些聯系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方強之前在國外學習的時候,家族就曾經派出過一名武道界的高手負責他的安全,甚至在他被趕出方家之前,都有武道界的高手在暗中保護他。

經歷了三年多普通人的生活,如果不是今天汪威來找他的麻煩,他還真的把武道界的事情給忘了。

“也不知道我現在的實力,在武道界中算是什么境界”方強躺在床上,看著自己的手掌喃喃道。

其實方強并不是害怕武道界的人來找麻煩,畢竟他現在是地府閻王,即使他們的境界再高,方強讓他三更死,絕不會留他到五更。

“還有方家,很快,我們就能見面了!”方強的眼神中露出一抹寒芒。

此時位于西陵市袁公館的別墅客廳內,袁崇臻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,手中端著一碗參湯。

像達到他們這種境界的武道界高手,都能夠從稀有藥材的身上提取到一些精華,然后提升自己的實力。

雖然這種提升的時間很慢,但也是有著不小的效果,不然以他的資質,也不會在47歲之前就達到了大師境。

西陵市是緊靠大海,所以天氣也是喜怒無常,今天白天還是晴空萬里,晚上就下起了小雨。

這個時候,別墅的房門被推開,一名年輕男子將雨傘放在門口的位置,快步走向了坐在沙發上的袁崇臻。

“事情解決了?”看到進來的年輕男子,袁崇臻看了一眼對方出聲詢問道,同時也將已經喝完的參湯放在了桌子上。

一位保姆見狀,連忙上前將湯碗端起,朝著廚房走去。

“師父,汪威師弟失去了聯系”年輕男子正是今天安排汪威去明州市的大師兄,名叫羅程。

“應該是手機沒電了吧?”袁崇臻聽到羅程的回答,并沒有想過汪威會失手,以為是汪威的手機沒電了。

“不會,我今天到了明州市之后,根據姜明遠的消息,方強就住在百匯酒店,汪威師弟去了百匯酒店,得知方強今天出門還沒有回來,所以一直就在百匯酒店門外等著方強,當時我還給吩咐了,事情辦完跟我聯系,但是從那以后,就沒有再得到汪威師弟的消息”羅程向袁崇臻解釋道。

“你的意思是,汪威已經失手了?”袁崇臻眉頭微微皺起,看向羅程詢問道。

“很有可能”羅程點了點頭回應道。

從汪威行道到現在,已經過去了五個小時,不可能五個小時連一點消息也沒有,打電話也是處于關機的狀態。

“看來明州市果然不像表面那般簡單”袁崇臻現在相信了姜明遠的話,雙眼看著正在播放畫面卻沒有聲音的電視思索著。

“師父,要不我去一趟明州市吧?”站在一旁的羅程開口詢問道。

“你不能去,你下周就要參加西陵市武道界的比試,不能讓你去冒這個險”袁崇臻擺了擺手拒絕道。

“師父,我已經是武師境了,再說明州市那個小地方,最多也就是門徒境,根本不可能會有武師境的高手,而且我也有足夠的能力自保,就算那個人很厲害,逃走應該不是為題,還能讓我提前實戰一下,對下周的比試也有很大的幫助”羅程卻是再次開口勸說道。

袁崇臻沒有著急回答,而是繼續思索著。

“師父?”過了片刻,看到袁崇臻依舊沒有回答的意思,羅程出聲問道。

“好吧,既然你想去,那就派你去一趟,不過你記住,先行調查,確定了他身邊高手的實力再出手,不能莽撞!”袁崇臻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同意了羅程的請求。

“是,師父!”羅程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喜色。

第二天早上五點,天剛剛亮,明州市百匯酒店的總統套房內,方強書房的房門被輕輕打開。

一位穿著吊帶睡衣的貌美女子走進房間,隨后又小心翼翼的關上了房門。

正在修煉中的方強感覺到了周圍的動靜,緩緩睜開雙眼,當看到背對著他正關門的女子時,嘴角微微上揚,一臉壞笑的看著對方。

“呀,你,你怎么醒了!”進入方強書房的正是蘇婉苓,當她轉身看到方強已經睜著眼看向她的時候,蘇婉苓被嚇了一跳,連忙詢問道。

“我醒的早”方強隨意編排了一個理由,起身直接將蘇婉苓摟入了懷中。

“你這一大早的,偷偷溜進我的房間,想干嘛?”方強抱著蘇婉苓坐在小床上詢問道。

“你,你說我想干嘛?”蘇婉苓的臉上布滿了紅暈,雖然有些羞澀,但畢竟也是三年多的夫妻,在話音落下后,蘇婉苓直接吻向了方強。

方強也在這時摟著懷中蘇婉苓,躺倒在了身后的床上。

過了一個多小時后,蘇婉苓安靜的躺在方強的懷里,聽著方強胸口傳來的有力的心跳聲。

看著懷中的蘇婉苓,方強的臉上露出了寵溺的笑容,輕輕的親吻了一下蘇婉苓的額頭。

“我去京都的這幾天,你和蘇婉苓單獨在一起,不許做出格的事情”蘇婉苓感受到額頭傳來溫熱,抬頭看向方強叮囑道。

“嗯”方強輕輕點了點頭,又用力摟住了懷里的蘇婉苓。

“其實她是個好女孩,人也不錯,心地也善良,只是,只是我還沒有考慮好,如果哪天,哪天我想通了,會同意的”蘇婉苓又沉思了片刻,低聲說道。

“???”聽到蘇婉苓的這句話,方強有些錯愕的看向蘇婉苓,完全沒有想到蘇婉苓會說出這種話。

“哼,就知道不該告訴你這樣,你肯定心里都快高興死了!”蘇婉苓看到方強錯愕的眼神,冷哼了一聲說道。

方強不知道該說什么,只能轉身用雙手抱住了懷里的蘇婉苓。

“這幾天我跟茹雪在一起,發現她真的很喜歡你,那種天真善良的性格也不是裝出來的,我現在也很糾結,不知道自己做的對不對,可能是我還沒有想好,你可以給我一些時間嗎?”蘇婉苓躺在方強的懷里,面露糾結的說道。

“不想去想,就不要去想,你開心就是我最大的幸?!狈綇娸p輕的拍打著蘇婉苓的香肩說道。

聽到方強的回答,蘇婉苓也伸手摟住了方強的腰肢。

八點鐘,洗了澡換了一身衣服的蘇婉苓,拉著一個行李箱離開了房間。

  ~看。C正Gh版《章節!(上:x酷匠)網b》0

方強原本要去送她,但是這次去京都并不是她一個人,還有幾名公司的員工,他們的車已經停在了樓下,所以就沒有讓方強去送她。

看到蘇婉苓離開房間,方強去浴室簡單沖洗了一下,裹著浴巾打算回書房換了一身衣服打算去一趟別墅看一下裝修進度。

當時那個裝修公司的老板保證過,十幾天的時間就能夠完成裝修,他也想去看看裝修的效果如何。

方強走出浴室的時候,發現梁茹雪也已經醒來,正站在浴室的門口,有些睡眼朦朧的看著方強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