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可以,可以,”莫教練連忙點點頭,對著那站在樹下休息的少女說道:“念汐兒,快點過來,有人找你?!?/p>

少女有些膽怯,看著一旁的少年,在少年充滿鼓勵的眼神下,方才一步步走上前。

“念汐兒,復姓念嘛,姐姐你果然還是忘不了那個男人,”蕭月璇低聲說道。

“像,真的太像了,”她看著走在眼前的少女,關切的問道:“你娘可叫蕭清雅?”

“你是月璇姑姑嗎?”念汐兒沉思了一下,恍然問道。

“你知道我?你娘生前跟你提起過我嗎?,”蕭月璇急忙點點頭,激動的問道。

“娘親去世前常常跟我提起你,說她很掛念你,”念汐兒點點頭,聲音柔柔的回道。

“我和你娘從小便父母雙亡,相依為命,只不過那時候我一心所向武道,總想拜入真武圣宗。便固執的離開了青陽村,與她斷了聯系,”蕭月璇眼眶有些濕潤,看著少女身上穿的粗布輕紗,堅定的說道:“如今姑姑已然修煉有成,是真武圣宗的六長老,能夠庇護你,你可愿意和我一同去往真武圣宗?”

念汐兒遲疑了一下,她的目光看著一旁的少年,眼中滿是掙扎。

“你還在猶豫什么,快點答應啊,”一旁的莫教練焦急的勸說道。

這些少年少女年齡尚小,還不知道真武圣宗意味著什么。

但他卻能明白,這簡直就是一步登天的大機緣??!

真武圣宗是極西之地的絕對霸主,它統御著這里的萬里山河,哪怕在元央大陸也是數一數二的大勢力。

而且對方在真武圣宗的地位看上去應該不低。

“沒事的,念兒,”陳天君的臉色有些蒼白,但他還是強顏鼓勵道:“去了真武圣宗以后,要好好修煉,等有時間了我會去找你的?!?/p>

“天君哥哥,那你一定要來找我啊,”少女聲音帶著哭腔,甚至有一絲絲的懇求。

“放心吧,一定,”少年的聲音帶著堅定,給人一種不可抗拒的感覺。

念汐兒重重的點了點頭,隨后轉頭對著蕭月璇說道:“姑姑,我愿意和你一起走?!?/p>

“好,”蕭月璇滿意的笑了笑,看著一旁的少年,饒有興趣的問道:“你叫陳天君?”

“是,前輩,”陳天君點點頭,有些忐忑的回道。

  更K新最:快《上酷hw匠I網k》0c

“這瓶丹藥給你,”蕭月璇從納戒中取出一小瓶的丹藥遞給陳天君。

這瓶子里一共三枚丹藥,皆是晶瑩剔透,看上去賣相特別的好。

“前輩這是什么意思?”陳天君沒有接過丹藥,反而皺眉問道。

他內心對這種行為有些反感,這算什么?施舍嗎?

“你別想太多,我并非貶低你,也沒有瞧不起什么,只是客觀的陳述一個事實?!笔捲妈p聲說道:“念兒會離開青陽村,跟著我回到真武圣宗,那是一個你無法想象的天地,說難聽一點,你們以后將不會是一個世界的人。我看的出她對你有好感,你若是想來真武圣宗找她,也必須有一定的資本,這丹藥具有洗髓淬體的作用,也算是我這個當長輩的一些見面禮吧,如果你以后真能有所成就來真武圣宗找她,我也不會反對?!?/p>

聽到蕭月璇的話,陳天君明顯沉默了一下。

他知道對方的話雖然說的好聽,但只是不想傷自己的自尊罷了。

說到底還是瞧不起自己,覺得自己以后會配不上念兒。

這個時候,陳天君很想跟對方大喊一聲,“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,莫欺少年窮?!?/p>

但他最終還是沉默了,他沒有喊,原因很簡單,憑什么?

他有什么資格喊這句話,他不是這個世界的主角,他也沒有老爺爺,沒有金手指。

他只是一個父母雙亡的孤兒,只是這座普通小山村里一名很普通的少年罷了。

當他以這種身份喊出這句話時,別人不會對此刮目相看,反而還會覺得他幼稚,不成熟甚至可笑。

“天君哥哥,你就拿著吧?!蹦钕珒荷锨皠竦?。

她知道他從小身體就不好,近幾年變得更差了。

這幾枚丹藥應該能讓他脫胎換骨。

“好,”陳天君最終還是抬起頭,朝少女擠出一抹笑容,緩緩接過了丹藥。

蕭月璇滿意的笑了笑,她并不是看好眼前的少年。

她之所以這么做,只是想給念汐兒留下一個好印象,畢竟兩人從未見過面,這么突然的相遇總會有些生疏。

至于這叫陳天君的少年,她根本沒有放在心上,等念汐兒去了真武圣宗。

去見識了那片更廣闊的天地,認識更多優秀的青年才俊后,就會明白自己現在堅持的一切,是那么的毫無意義。

優秀的人總會和優秀的人在一起,人往高處走,蕭月璇一直堅信著一句話,“人是會變的?!?/p>

她看了看一旁的莫教練,右手一揮,只見一堆丹藥還有書籍都出現在地上。

“這些功法、武技,還有丹藥算是我對青陽村的一些感謝吧,”蕭月璇平淡的說道。

“謝謝,謝謝,”莫教練激動的連忙道謝。

他看著地上一堆的丹藥,內心興奮,自己現在先天境七重,他知道武道境有望了。

雖然他還沒看這些丹藥,但莫教練明白,以對方的身份,肯定不會給一些普通的丹藥的。

……

蕭月璇抓住念汐兒的胳膊,直接騰空而起,衣衫飄飄的朝真武圣宗遠去。

“天君哥哥,我等你,”少女的大喊聲回蕩在半空中。

陳天君只感覺內心空蕩蕩的,好像有什么珍貴的東西丟失了一樣。

他看著少女遠去的背影怔怔發呆,腦海中全是往日少女笑如顏開的畫面。

當然,對于孤問天來說,念汐兒的離去代表著故事的開始。

……

天空上下起了小雨,陳天君抬頭,看著突然陰霾起來的天空,昏昏沉沉的朝家走去。

那座破舊的小木屋,每到下雨的時候,都會四處漏雨。

他就這么呆呆的坐在房間的床上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…………

“萬古悠悠,唯我無敵,”一道蒼老的聲音突然在他耳邊響起。

“誰?誰在說話?”陳天君大驚,連忙看著房間的周圍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