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劍門,主峰!

天劍門宗主,負手而立,淡然看著方玄一步步走來。

在他身后,人影綽綽!

無數唯我境的強者出現!

冷眼看著方玄!

“止步!”

就在此時。

一道怒喝陡然響徹!

而后,一尊渾身劍意繚繞的身影,也是阻擋在了方玄的面前,伸手指著方玄,還未說話!

方玄便是冷然喝道:“區區三步唯我,還沒有資格阻止我的腳步!”

他說著。

腳下在地面上邁步,繼續向前!

而在他前方,那尊渾身繚繞著劍意的身影,直接砸飛了出去,滿嘴噴血!

見到這一幕。

高臺之上,天劍門宗主的神色,更是冷冽!

在他身邊,有人瞪著方玄,憤怒的道:“方玄!宗門養你,助你!沒想到到頭來,養出來了一頭白眼狼!”

“如今,你不僅自己想死,還想著將整個宗門一起拖死!你還是人嗎?”

“你又是什么人!也配這么跟我說話!”

方玄抬眼,冷然看著那人,劍意洶涌噴涌!

砰的一聲!

那說話之人,便是倒退數百丈,肉身之上,鮮血淋漓!

就這樣。

方玄一步步,走到了天劍門宗主面前!

“方玄!你一直都是個聰明的孩子!如今,也要鐵了心與我為敵?”

天劍門宗主笑看著方玄,淡淡的道:“這還是咱們師徒,第一次爆發這么大的沖突吧?”

“想當年,我把你從雪地里撿回來的時候,可從未想過,會有這么一天!”

方玄沉默了片刻。

噗通一聲!

跪伏在地,朝著天劍門宗主,畢恭畢敬的磕了三個響頭。

“師父恩情,方玄一日不敢或忘!”

“方玄無父無母,天劍門,便是我的家!我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騰飛的機會就在眼前,而視若罔顧!”

“是!方玄承認!支持周塵,有我們的私交在里面,但,以周塵的性格,只要他大事做成,又豈會虧待咱們!這是我天劍門千載難逢的機會!錯過此次!天劍門只怕永遠也無騰飛的運道!”

說完。

方玄站起身來,認認真真的看著天劍門宗主,沉聲道:“弟子不敢與師父為敵!但這宗主之位,還請師父,讓給弟子!”

“若是事實證明方玄錯了!方玄愿以命相抵!”

天劍門宗主,看著方玄,沉默了片刻。

才緩緩說道:“你就這么相信那周塵?”

“你可知道,他這是在做什么?他這是要顛覆整個青州千年的局面!你真以為他能夠成功?”

“你真以為青州學宮!青州牧等等勢力,都是吃素的不成?任他周塵殺戮?”

“整個青州,多少強者未出!只是在冷眼旁觀!但,若是他周塵做的稍微過分一點!觸動了他們的利益,等待周塵的是什么?天下皆反!你以為,單憑他能抗???”

方玄淡聲道:“抗不扛得住,打過才知道!”

天劍門門主搖了搖頭,決然道:“我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帶著宗門去冒險!他日支持他周塵!就已經是我的極限了!”

“若是在擺明車馬,壓上天劍門一切,與他一起征戰青州!徹底與諸多青州大派撕破臉皮,我做不到!”

方玄沉默片刻,按劍朝著天劍門宗主一拜,“既然如此,弟子不孝!請師父,讓出宗門之位!”

“放肆!方玄你真是大逆不道!”

“真是豬油蒙了心!”

“放肆的東西!天劍門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!”

在天劍門宗主身后,一尊尊巍峨身影,瞪眼看著方玄,沉聲喝道。

話語剛落。

方玄身上,便是有著八步唯我境的修為氣息,轟然爆發而出!

他冷然看著那巍峨身影,淡淡的道:“方玄與你們說話,師叔們自然可以當做耳旁風,但現在,與你們說話的是八步唯我境,你們怎的還是這般自負無知?”

他話語一落。

滿堂驚駭。

旋即,那些巍峨身影,更是憤怒!

而后,一尊渾身劍意如汪洋般的身影,朝著方玄便是鎮壓了過去!

“八步唯我,就敢在我等面前放肆了?真以為無人能治你?”

那強者冷然喝道。

抬手,朝著方玄鎮壓過去!

方玄頭也不抬。

凌空一劍,怒斬而出!

噗嗤一聲!

那強者連對抗的余地都沒有,便是倒飛出去!

方玄抬眼看著天劍門宗主,“還請師父讓位!”

天劍門宗主,邁步而出,朝著方玄點頭道:“你想讓我讓位?也罷,我就給你一個機會!”

“你今天若是能戰勝為師,這宗主之位,師父,讓給你!”

他說著。

渾身上下,十步唯我境的修為,全部爆發而出。

而后,他抬頭,看向虛空,怒喝道:“請太上長老觀禮!”

轟!

半空之中,突然的有著三道可怕身影到來!

懸浮與空!

宛如三尊烈日一樣!

命輪境!

天劍門宗主朝著天空抱拳,大喝聲,如悶雷般,響徹整個宗門!

“今日,我師徒一戰!若是方玄以八步唯我勝我!證明他無敵之姿,這宗主之位,我愿讓與他!”

“全宗共見證!”

說完。

天劍門宗主抬眼看向方玄,朗笑道:“好徒兒,為師已經把機會給你了!能否把握??!全看你的本事!”

“出劍!”

方玄沉默了一瞬,淡聲道:“還是師父先出招吧,我怕我出劍,您就沒機會了!”

天劍門宗主:“……”

搖了搖頭。

他也不在意,手中突然一劍浮現,而后,渾身十步唯我境實力,沒有任何的隱藏,狂暴涌出,化為驚天動地的一劍,直接朝著方玄便是怒斬了過去!

全力出擊!

這一劍之下,哪怕是命輪境的強者,都為之動容!

方玄沉默片刻,朗聲道:“師父,這就是周塵帶給我的改變!你且看好!”

他說著。

直接催動圣法!

頓時,戰力增幅六萬倍!

轟的一聲!

他須發飛揚,手中仿若寒冰鑄成的古劍,散發出滔天的寒意,似是要將天地都給冰封一般!

  G看正!L版“:章~節En上N酷匠網0

“一劍霜寒十九州!”

方玄大喝!

伴隨著這一劍刺出!

天地皆寒!

那天劍門宗主的身影,還在半空中,便是直接化為了一座冰雕!

直接被鎮封在原地!

然后……就沒有然后了!

方玄收劍,淡然看著那蒼穹上的命輪強者,躬身道:“太上長老,方玄,可贏了?”

眾人沉默。

也就在此時。

在那冰雕之內,天劍門宗主的身影出現。

深深的看了方玄一眼,笑道:“好徒兒,青出于藍而勝于藍,不錯!”

然后他抬眼,沉聲道:“如今,方玄一招敗我!驗證他無敵之姿!我愿將宗主之位,讓給他,可有人不服?”

依舊沒有人說話!

誰還敢不服?

誰還能說什么?

方玄,以八步唯我,一招戰敗十步唯我境!已經充分驗證了他的實力與潛力!

除非扼殺他,不然,整個宗門,命輪不出,誰還能治他?

而且,再說了,下一任宗主,本就是方玄的!

如今雖然是他強行逼迫天劍門宗主退位,但人家宗主都沒說什么呢,他們又能說什么?

“既然無人不服!今日過后,方玄,便是我天劍門宗主!”

天劍門宗主,沉聲說道,然后手掌一揚,一把仿佛由玉石雕刻而成的古劍,出現!

“此為寒獄劍!上古冰皇佩劍,也是我宗信物!如今,此劍歸你!”

“事情利害關系,我也已經給你說明白!”

“現在,天劍門榮辱存亡,全都系于你一人之身!”

“師父……”

方玄抬頭,看著天劍門宗主。

“接劍!”

天劍門宗主,喝道:“剛才的勇氣哪去了?現在怎么變得婆婆媽媽了?

方玄咬牙,伸手將寒獄劍接過!

“我等,拜見方宗!”

諸多宗門強者,彼此對視一眼,俯身下拜!

這一日,天劍門,正式宣戰陰陽劍派!

旗幟鮮明,力挺周塵!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