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沉淵降落到大地上,相距數十米,凌空將黃梟吸起,雄渾的靈力,將黃梟封鎖,讓得黃梟整個人,都動彈不得。

“告訴我先前你說的副會長是何人,我留你個全尸?!?/p>

李沉淵聲音低沉,看向黃梟,道。

黃梟剛出現時,就提了兩次副會長這個名字,似乎這個副會長,跟黃梟,乃至于慕容淵,關系都匪淺。早在先前,他就將之記了下來。

“副會長?”

被李沉淵擒住,黃梟本來還有些恐懼和憤怒,但聽著李沉淵這話,立馬就變得倨傲起來,“副會長當然是我煉藥師公會的副會長!不過,只要丹王大會一結束,他馬上就會成為煉藥師公會真正的會長了!”

“副會長,在整個煉藥師公會,都威勢極高,甚至可以說是整個青州南部一等一的霸主,我和慕容淵,都是副會長的人?!?/p>

“小子,我奉勸你現在放了我,再乖乖跪下認錯,這樣,雖說你先前殺了慕容淵,但老夫或許也能在副會長面前幫你求情,讓副會長放你一馬,否則,你要是惹怒了副會長,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,也唯有被碎尸萬段的下場!”

“小子,其余的老夫就不給你多說了,是生是死,全憑你一念之間,選吧?!?/p>

黃梟倨傲出聲。

被李沉淵凌空擒住,反而頭顱高昂,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,仿佛李沉淵要是選不對,就真會被碎尸萬段那樣。

咔嚓——砰!

但他話音剛落,他便是驚奇地發現,自己的身體之上,忽然彌漫出了一道裂縫。

那裂縫不斷往上,布滿了他的整個身軀。

最后,砰的一聲,他連驚呼都沒來得及發出,整具身體,就連著那一張驚駭的臉龐,爆成了粉碎。

李沉淵收回自己的手掌,平靜的眼中有冷色閃過。

本來他還準備,給黃梟留個全尸。

但后者,竟然不自量力的威脅他,那便直接廢了吧。

前世今生,李沉淵最討厭的,就是別人的威脅。

黃梟這番話,可謂是撞到了槍眼上。

至于那所謂的副會長…

李沉淵殺了慕容淵,就已經和煉藥師公會結下了仇,想必那副會長,也不會放過他。

那多殺黃梟一個,又有什么區別呢?

如果那所謂的副會長,真要來找他麻煩,那便來吧…

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即可。

“李,李沉淵居然殺了黃梟!”

“他可是煉藥師公會的長老啊,李沉淵連他都殺,就不怕煉藥師公會的報復嗎!”

“嘖嘖,慘了慘了,李沉淵這回是真的捅了馬蜂窩了,煉藥師公會若對他出手,他不會有好的下場!”

看著天空中彌漫出的那片黃梟的血雨,眾人都驚異了起來。

哪怕是白雄,袁烈袁姍姍等人,都面露擔憂之色。

倒是白樂天,顯得更淡定一些。

他知道,李沉淵是一個從不畏懼任何存在的人。

當初在天陽王朝,李沉淵就敢跟神殿殿主葉帝硬碰,煉藥師公會再強,也遠不如神殿那種級別。

李沉淵又豈會怕了他們?

“沉淵兄弟,你沒事吧?”

看著李沉淵向著廣場外走來,白樂天連忙跑過去,道。

他眼中有著濃濃感動之色,此次,若沒有李沉淵,他們白門這個死局,根本就無從可解。

原本,在他父親重傷,四大元老逼宮的情況下,他白門,已經走到了絕地。

可,正是因為李沉淵,他父親的傷才好,他才斬殺了祝羽,讓得白門四大元老,沙洪二門的門主及高手盡數伏誅…

  {酷za匠"√網VH唯B一W正版~,(其他都$是盜[email protected]版%0

可以說,是他李沉淵,拯救了整個白門,讓白門重新獲得了新生。

“沒事?!?/p>

李沉淵淡淡一笑。

星辰本源的力量,加持九陽滅世決第四式,足以讓他打敗神嬰八重初期的武者,斬殺黃梟,其實并沒有費多大力氣,又哪會受傷。

噗通!

而這時,看著李沉淵朝廣場外走來,先前那近百位在李沉淵手下身受重傷的白門高手,也是臉色慘白,猛地一下子跪在地上,看著白樂天等人道:“門主,少門主,你們懲罰我等吧!”

“我等被豬油蒙了心,才聽信了祝融的話,站錯了陣營,我等事先,根本不知道祝融勾結了沙洪二門!”

“門主,少門主,你們懲罰我等吧!”

上百位高手,全部跪在地上,頭都快磕破了。

一臉懊悔和恐懼。

白樂天看了他們一眼,又看了白雄一眼,待得白雄示意,讓他自己去處理后,他這才微微點頭,然后冷哼一聲,道:“我白門,最見不得的就是有人背叛,你們敢背叛白門,被祝融當槍使,按理來說,是要以誅殺謝罪的!”

“本少主念在你們確實不知祝融內幕,且留你們一條性命,但死罪可免,活罪難逃,所有人,將家中財產盡數收歸白門,并貶到白門各產業前沿,從最底層的人員做起,為白門的發展盡最大的力量!”

“如若不從,便自行了斷?!?/p>

作為天羅城頂尖勢力,白門擁有不少產業,如靈藥產業,礦物產業等,將這些人的財產全部查收,再把他們貶到那些產業的前沿,讓他們從最底層做起。

既讓他們受了懲罰,又給白門留下了后備力量,是一個不錯的懲罰手段。

“多謝少門主!”

近百位高手全都如蒙大赦,沒了財產算什么,沒了命才是最可怕的。

從底層做起,再忠心耿耿個十幾年,將功補過,或許還能再次獲得門主少門主的信任。

白雄微微點頭,對白樂天的這個懲罰方式表示贊同。

隨后,一行人便是在李沉淵,白樂天,白雄等人的帶領下,離開了這座廣場。

其余人看著他們的身影,尤其是李沉淵的身影,都是感覺內心震撼,久久不能平靜,他們都知道,因為這個少年,天羅城的局面,將會被徹底改寫。

天羅城,將會迎來新的洗牌。

旋即眾人也一個個跟著離開,廣場很快變得空蕩。

至于祝融,先前只被李沉淵重傷的他,在李沉淵和黃梟等人交戰的時候,早已被那滲透出來的沖擊波絞滅成粉碎。

現在被壓在這殘破的廣場下,已經尸骨無存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