姜云凡站在原地,靜靜的看著他們,面無表情。

他心中有些疑惑。

這群人是知道他的動向,還是一直在等他?

若是知道他的動向,那就有點可怕了。

而對面,看著姜云凡,秦楚勾唇一笑,眼中帶著幾分不屑與冷徹。

他身為長老弟子,二品神符師本不屑欺壓姜云凡。

但是,他竟然動了自己的弟弟。

讓秦羽在宗門弟子面前出丑,那件事現在已經成了秦羽的心中陰影,若不解決,將會影響他的武道和符道的修行。

他們一奶同胞,秦楚自然不會任由自己的親弟弟被人欺負。

所以,他動怒了。

他的弟弟,一品神符師,竟然被一個初級符師欺負。

這怎么能行?

秦楚身邊,厲絕風看著姜云凡,心中冷笑。

姜云凡,這一次,我看你怎么辦。

神符宗地域廣闊。

此時,又不少弟子來往。

但是,卻都在這一刻駐足,一雙雙目光都是看了過來。

姜云凡碾壓秦羽的場景還歷歷在目呢。

而后,秦楚欲為弟弟出頭的事情傳遍神符宗。

現在,秦楚和姜云凡竟然相遇了。

有意思!

真是有意思。

這群人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,有熱鬧,不看白不看。

新老弟子之爭,歷年來是最有看頭的。

且,這一次,極為狂暴。

姜云凡與秦楚兩人之間的恩怨已經不只是新老弟子的爭斗了。

他們兩個還都是長老弟子。

雖然,兩位長老不會過問弟子的矛盾。

但是,外人不知道。

必然會在這件事上添油加醋一番。

于是,兩人之間的矛盾直接映射紫陽和三長老兩人之間的比較。

兩位長老門下弟子爭斗。

誰贏,誰的臉上有光。

誰輸,誰就會被對方壓一頭。

當然,不少弟子也在心中議論著,雖然姜云凡碾壓了秦羽,但是這一次,他的運氣不會太好了,因為,秦楚可不是秦羽能比的,那可是二品神符師,二品神符師的實力,超越一品神符師數倍。

這樣的差距,已經無法彌補。

姜云凡還只是初級符師,連一品都不到。

這一戰,還未開始,他們都已經覺得姜云凡必輸無疑了。

當然,他們也不笑話姜云凡。

畢竟,他的對手,是秦楚。

秦楚入門比姜云凡早了好幾年,修為,符道都在姜云凡之上。

  酷匠網唯一k正@版◎,%Z其R.他S都(是盜!版;0o-

輸了,不丟人!

“姜云凡,沒想到你真的敢出來?!鼻爻磉?,厲絕風了冷笑著開口,一雙眸子注視著姜云凡,眼中盡是幸災樂禍的笑容。

這一次,秦楚師兄出手,姜云凡在劫難逃。

看他這一次,還怎么囂張。

姜云凡的目光一直在秦楚身上,甚至連正眼都不曾看厲絕風。

“你配跟我說話嗎?狗仗人勢的東西,滾遠點?!?/p>

對于厲絕風一副秦楚舔狗的樣子,看著就反胃。

“姜云凡,你...”

厲絕風指著姜云凡臉色漲紅,難看無比。

姜云凡掃了他一眼。

然后輕蔑一笑:“怎么,我說的不對嗎?你對我有意見,但是又打不過我,所以你甘愿當秦楚的狗,想要借秦楚的手,除掉我?!?/p>

說著,姜云凡看向秦楚,笑道:“我說你也是,這種人留在身邊,你的眼光可真不怎么好,當心養了一條狼狗??!”

“無妨?!睂τ诮品驳奶魮?,秦楚無動于衷。

似乎毫不在意。

畢竟,狗而已,不敢咬自己的主人。

就算咬了沒事。

殺了就行。

“姜云凡,你竟敢如此羞辱于我,我厲絕風與你不共戴天!”

厲絕風咬牙切齒,睚眥欲裂。

但是,姜云凡卻是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。

“不共戴天?不是都說殺父之仇不共戴天嗎,怎么,我殺你爹了?”姜云凡似笑非笑的看著厲絕風,他不是傻子,自然看的出來,今天遇到這幾個,自然不會有好事,既如此,索性自己先下手為強。

他與厲絕風的恩怨在蒼鑾山脈就有了。

不是不服嗎?

行!

那就武力解決吧。

正好,姜云凡也想用厲絕風發泄一下。

“姜云凡!”

厲絕風已經壓制不住心中的一腔怒火,他抱上了秦楚這腿大腿的確是想讓秦楚廢了姜云凡,出心中這口怨氣,但是,他也是天驕,泥人也有三分火氣,怎能讓姜云凡如此羞辱,他若是忍了,就不叫厲絕風!

他身上玄光綻放,威力驚人,一步跨出,直奔姜云凡而去。

對于厲絕風動手,秦楚沒有什么表情。

他沒有阻止。

姜云凡的師尊紫陽找了自己的師尊,為他們約定了一月后的戰斗。

所以,他現在還不能動姜云凡。

但是,他不能動,不代表別人不能動。

讓厲絕風出手教訓一下也好。

等到一個月后,在由他親自動手,廢了姜云凡,為弟弟雪恥。

而秦楚身邊幾人都是紛紛后退,雙手環在身前,靜靜的看著,厲絕風與姜云凡都是剛剛入門的弟子,雖然那一日姜云凡敗了秦羽,但是秦楚卻不相信自己的弟弟會輸給一個剛入門的初級符師,必然是用了什么手段。

這一戰,不管厲絕風是輸是贏,秦楚都不看重。

他想要的,是要用厲絕風引出姜云凡的手段。

這樣,等到了一月之后,他碾壓姜云凡就會像碾死一只螞蟻那樣簡單。

不費吹灰之力。

而看著厲絕風動手,姜云凡后退一步,開口道:“大家都看到了,是厲絕風先動的手?!?/p>

說著,姜云凡冷喝一雙,雙臂之上有雷霆之力涌動。

雙拳轟出,浩瀚雷霆化作龍象,攻伐而出。

龍象奔騰,撕裂大地。

厲絕風大手探出,頓時,他的手掌之中玄光閃動,一道龍爪殺出。

如能撕裂一切一般。

地級武技,驚龍爪!

“轟!”

龍爪對龍象,自然不堪一擊,直接震碎。

姜云凡踏步而出。

迅龍影下,他直接站在了厲絕風的面前,兩人此時拼的是武道。

看著驚訝的厲絕風,姜云凡齜牙一笑。

“嘭!”

抬手就是一拳,直接打在了厲絕風的臉上。

頓時,鼻梁骨直接打斷,鮮血直流。

厲絕風慘叫一聲捂住了鼻子,姜云凡又是一拳,落在了他的胸口。

“咔嚓!”

胸骨斷裂,勁力直接轟飛厲絕風。

這一場爭斗。

姜云凡以碾壓的姿態敗厲絕風。

一招,一拳,一掌!

戰斗結束。

躺在地上的厲絕風想斷了腿的狗一樣痛苦哀嚎,看熱鬧的神符宗弟子倒吸冷氣。

這察覺也太大了吧。

厲絕風好歹是新人弟子前十的存在。

竟然如此不堪一擊?

同樣是新人弟子,再看看姜云凡?

兩人之間,完全不能相比。

一個天上,一個地下!

云泥之別!

姜云凡看著秦楚,面帶微笑:“出門在外,怎么不看好你的狗呢,亂咬人,你說該不該打?”

秦楚目光有些陰沉。

他剛要開口,姜云凡再次開口:“你也覺得該打吧,那就對了!不用謝我,我叫雷鋒!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