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浪來到樓下。

呂慕閑被保安帶到了大廳,以十分急切的語氣說道:“江先生,我有特別緊急的事情要向你匯報!”

“跟我來吧?!?/p>

江浪帶著他來到了會客室,這里平常是公司與客戶談業務的地方。

在他們過來之前,會客室當中,已經坐著一個人了。

丁鳳嵐??!

丁鳳嵐坐在茶幾前,滿目冷意地看著呂慕閑,在她的手中,還緊緊攥著一個棒球棍!

“丁鳳嵐???”呂慕閑驚聲說道。

啪??!

江浪突然一巴掌扇在了呂慕閑的臉上!

呂慕閑被抽得頭暈目眩,栽倒在地。

江浪又一腳踢在他的肚子上。

呂慕閑頓時上不來氣,身體撲到了茶幾前。

丁鳳嵐道:“呂慕閑,你害得我家破人亡,還有臉來我這里求助?”

緊接著,她掄起棒球棍,照著呂慕閑的臉砸了過去。

砰??!

  最Mf新#章Y節上酷Q匠網gl0V

“嗷嚎嚎??!”

呂慕閑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叫,嘴里血水狂飆,甩出三顆斷牙。

“別打!先別打!”

呂慕閑倒在地上,顫顫巍巍地往后挪動身子,“我……我有重要的事情向你們匯報!”

江浪看向丁鳳嵐,“先打完了再說?!?/p>

丁鳳嵐點點頭,再次掄起棒球棍,對著呂慕閑招呼。

“??!嗷嚎!”

呂慕閑在地上打滾掙扎,慘叫不止。

過了會兒,江浪攔下丁鳳嵐,看著已經站不起來的呂慕閑,說道:“有什么事?現在可以說了?!?/p>

呂慕閑有氣無力道:“陸星爍把我打算聯合你對付他的消息,告訴了羅陽秋……”

江浪嘆了口氣,“這小子,真是無可救藥了,他這是想投靠羅陽秋,繼續找我的麻煩,但羅陽秋應該不會重用他吧,如果我猜的不錯,羅陽秋應該把他扣起來,拿他當做人質來威脅我?!?/p>

“不錯!”呂慕閑道:“羅陽秋了解情況后,沒把我怎么樣,因為還有很多沒有拍賣出去的呂家產業,需要讓我出面主持!”

江浪道:“他察覺到你要對他不利,你還敢暗中給他拆臺?下次再被發現的話,他就不一定放過你了?!?/p>

呂慕閑咬了咬牙,說道:“如果你輸給了他,我也徹底沒有翻身的機會了!所以……我必須暗中幫你!我這次過來,就是要告訴你,陸星爍被關在什么地方了,你要把他救出來,否則羅陽秋有他做人質,你會非常被動!”

江浪點點頭,“他被關在哪兒了?”

呂慕閑道:“我在五環南路的邊上,有一個倉庫,專門堆放家族產業當中用不著,但還有些價值的物品,陸星爍就被關在那里,你可以打開手機地圖,我把具體的位置指給你!”

江浪打開手機地圖,通過導航功能,確定了前往倉庫的路線。

呂慕閑道:“那個……我就先回去了,這次是因為羅陽秋叫我去他那里談事情,我才能在回去之前,來這里通風報信,羅陽秋安排不少眼線在我別墅盯著,如果我回去晚了,他一定會懷疑我的!”

“想走,沒那么容易!”丁鳳嵐用棒球棍在手心拍了一下,冷聲說道。

呂慕閑縮了下脖子,“丁女士,我知道,你一直想找我報仇,但現在情況特殊,如果我完蛋,你們會更難對付羅陽秋!眼下,最好的對策就是我們聯合起來,先除掉羅陽秋,再解決我們之間的仇怨??!”

丁鳳嵐道:“羅陽秋為什么能夠控制你?是不是因為,他掌握了你不少的犯罪證據?”

呂慕閑道:“這個無可奉告!”

“你不敢說,是怕我們掌握你的證據,把你告發?”

“隨你怎么想,總之現在,你們最好的選擇……就是跟我合作!”

呂慕閑擔心再被打,也努力提高底氣。

丁鳳嵐看向江浪。

江浪說道:“暫時的確不能把他怎么樣,但是……打一頓還是可以的!哈哈哈哈!”

“江浪!你……”

呂慕閑氣得臉都綠了,可是話沒說完,丁鳳嵐就拿棒球棍打在他的臉上,打得是之前沒打到的那半邊臉。

砰??!

呂慕閑再次發出慘叫,嘴里血沫四濺,斷牙橫飛!

挨了一頓暴打之后,呂慕閑連滾帶爬地離開了傾城集團分部。

江浪看向丁鳳嵐,“剛才把他打那么慘,你心里應該痛快了吧?”

“沒有!”丁鳳嵐道:“他害得我家破人亡,我只是打他一頓,根本不可能消除我的怒火!”

江浪坐在沙發上,把她拽到了自己的大腿上,“要不我幫你去火?”

“不正經的!”丁鳳嵐稍微推脫一下,“你還有閑心想那種事兒?還不趕快想辦法救你那不爭氣的小舅子?”

“跟你開個玩笑,我先去找胡媚商談一下營救方案?!?/p>

江浪沖她擺擺手,走出房間。

呂慕閑挨了一頓打,渾身疼痛,都快動不了了,他只好叫了一名司機,開車帶他離開。

但他并沒有回到自己的住處,而是來到了位于五環路邊的一處倉庫當中。

正是他跟江浪所說的,關押陸星爍的地方!

倉庫里面燈光大亮,一眾黑衣大漢,站成半圈。

在圈子中間的位置,一名男子雙腿交叉而坐。

正是羅陽秋??!

呂慕閑被一名手下攙扶著,走進了倉庫當中。

羅陽秋微微抬眼,“怎么搞成這個樣子?”

呂慕閑道:“丁鳳嵐那賤人!打了我一頓!不過……好在我順利完成了任務,我按照你的要求,告訴江浪,說陸星爍被關押在這里,江浪為了不被你拿人質威脅,一定會盡快過來救他,今晚肯定會動手!”

羅陽秋點點頭,“那我就等他過來自投羅網,你可以先回去養傷了?!?/p>

“不……”呂慕閑氣呼呼道:“江浪一次又一次的讓我吃虧,就連我兒子都栽到了他的手里,我要親自看著他完蛋!”

“好吧?!绷_陽秋道:“等把他徹底制住,我可以讓你親手殺他?!?/p>

“多謝羅爺!”呂慕閑道:“事成之后,還希望你幫我引薦,加入你們暗影!以后,大家就是自己人了!”

“嗯?!绷_陽秋笑了笑,“等江浪過來,先把他解決掉,其他的事情,什么都好說?!?/p> 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