丹鼎道人一上來就動手,雷厲風行,兇性十足。

但是沒有想到的是不僅沒有把周封殺死,而且還一敗涂地,重傷逃遁。

這一番戰斗,實際沒有持續多久,激烈而短暫。

開始得太快,結束得也快。

讓人反應不過來。

“這就逃了?”

春英有些錯愕。

據她所知,丹鼎道人可是天荒帝朝數一數二的人物,竟然如此不堪?

  最O新C章節`上Y酷~匠#網qB0W:

“此獠恐怕是剛剛脫困而出,還很虛弱,剛才已經黔驢技窮,又見我把五獄王鼎祭煉成了神兵,所以果斷撤退?!?/p>

周封將五獄王鼎收了起來,也不失望,淡淡說道:“他這種人物,見慣了大風大浪,所以不計一時成敗,笑到最后才是贏家?!?/p>

“他當然不可能與我死磕到底,肯定想著逃走之后,等到把實力徹底恢復過來,再作報復也不遲?!?/p>

丹鼎道人曾經梟雄,被囚禁在暗無天日的深淵,不知道遭受到了什么樣的折磨,都沒有隕落,可見此人生命之頑強。

想要殺死丹鼎道人,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至少要比殺死美杜莎女王困難百倍。

美杜莎女王,在丹鼎道人的面前就是小孩子。

“那且不是后患無窮?”春英說道。

有丹鼎道人這樣一個可怕的敵人存在,絕對不是什么好事。

“那倒不至于?!?/p>

周封鎮定無比:“他這次敗逃,是低估了我的實力,短時間之內肯定不會再來了,大約沒有絕對的把握,他是不會輕舉妄動的,千萬不要低估此等人物的心性,他們活得太久,有的是時間打磨?!?/p>

“我現在就差玄陰真水,便可以煉制出百轉天丹,然后凝結出前所未有之十絕金丹,到時候還怕他么?”

“根據我所掌握的知識,修仙者凝結的金丹分為九品,代表一個人的資質和潛力,九品金丹已經是天之驕子,千年不遇之奇才,這種人物在整個修仙界都不會太多,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?!?/p>

春英心驚:“至于十絕金丹,連我都不知道,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?如果主人真的修煉出來,恐怕要震驚諸天萬界,開創詩史一般的神話傳奇?!?/p>

“我有絕對之信心,前世渡劫失敗,因此留下諸多遺憾,今生重來一次,必須面面俱到,盡善盡美?!?/p>

周封眼中綻放出一道精光:“平州就交給你了,仙云峰你也照看一下,我這就出發去找玄陰真水,順便追查多寶道人的蛛絲馬跡,看看能不能將此獠給揪出來?!?/p>

“主人萬事小心!”

春英行了一禮。

周封立刻飛了起來,圍繞著平州盤旋了一圈,發現各大城池都被打理得井井有條,那些難民也得到了安置,漸漸與平州這片大地融洽。

于是,他便放心離開了平州。

嗡!

另外一個方向,空氣突然發生劇烈波動,丹鼎道人跌出,猛的噴出一大口鮮血,臉色變得十分慘白。

“該死!”

他發出一聲怒吼,面容猙獰,似乎要將人生吞活剝。

他沒有想到周封竟然變得如此強橫。

也沒有想到五獄王鼎已經被周封祭煉成為了神兵。

更加沒有想到萬通城居然隱藏了一尊神變第一境的妖孽。

那妖孽似乎有著一種可怕的天賦,能夠發出強烈的精神沖擊,使人產生幻覺。

若不是如此,他又怎么會中招?

他的這門秘法,叫做“遁空門”,玄妙至極,但是施展出來并不輕松,對于神魂的損傷極大,現在卻被周封逼迫得施展出來,否則就很危險。

“老祖,你怎么……在這里?”

就在此時,葉思雨姍姍來遲。

她的速度自然無法與丹鼎道人相比。

丹鼎道人殺意沸騰,要以雷霆萬鈞之勢將周封虐殺,所以根本不會顧及他人。

“我當然是為了等你,走吧!”

丹鼎道人轉身欲走。

“老祖,你走錯了,平州在這個方向?!?/p>

葉思雨連忙說道。

“不去平州了?!钡ざΦ廊死渎暤?。

“你不殺周封了?”葉思雨露出疑惑之色。

“哼!我當然要殺那兔崽子,不過我仔細想了一下,他的身上有洪荒碎片,恐怕不是那么好殺,所以還是不要打草驚蛇,等我把實力恢復過來再說,就讓他先逍遙一段時間?!?/p>

丹鼎道人眼中露出殺機。

“這樣?”

葉思雨顯然不信,以老祖的兇性,之前表現出來的那般姿態,是非殺周封不可,怎么會半途而廢?

長途跋涉沖到平州大門口,沒有理由突然收手。

“老祖,我們現在去哪里?”

她暗中掃了掃下方樹葉上的血跡,目光微不可察的閃動了幾下。

“去找古道一!”

丹鼎道人的臉上又露出了陰森的笑容:“他本來要繼承大統的,沒有想到卻被古蒼穹剝奪,讓古經商那小子坐上了皇位,他現在應該很憤怒吧,肯定需要我的幫助?!?/p>

“老祖是想扶持古道一,與泰山王對抗?”

葉思雨驚訝。

“陛下如此對待我,我怎么可能不報答他的恩情?”

丹鼎道人咬牙切齒的說道:“天荒帝朝已經沒有必要存在了,古家之人全部都要死絕?!?/p>

“當初鑄造天荒地老的時候也有我的巨大功勞,只有我才配掌握這件絕世兇器,古蒼穹根本不配?!?/p>

葉思雨聽見這話,有些心寒,知道老祖對天荒大帝的恨意,只怕比山高,比海深,要遠遠超過周封無數倍。

畢竟,老祖變成這般模樣,全是天荒大帝一手造成。

甚至葉家的消亡,也和天荒大帝有莫大聯系。

只可惜天荒大帝破碎虛空而去,老祖自然會把怒火轉移到古家之人身上。

“聽說古道一在古經商登基那天,突然失蹤了,莫非老祖知道他在何處?”

葉思雨問道。

“我當然知道!”

丹鼎道人信心滿滿:“亂世,是一場浩劫,但也是一場機遇,我若是能夠凝聚出無上大氣運,就可以竊取造化,參悟破碎虛空之秘?!?/p>

說完,他就遠遠的飛了出去。

葉思雨舉目朝著平州看去,可惜的是什么也看不到。

“周封,虧我還為你擔心,想不到你已經成長到了這個地步……”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