拿著不死卷軸,秦初輕輕撫摸了一下,不死卷軸是輔助他崛起的重要秘寶,他的不死不滅身就是從不死卷軸內獲得,這些年來征戰天下,他獲得了不少秘寶,高端的靈魂秘寶也有,但他從來沒想將不死卷軸換掉,哪怕它的是境界等級上已經不夠用。

思考了一下后,秦初拿出了一些他能使用的最珍貴的材料,進化不死卷軸,他愿意付出大代價,哪怕是代價是比打造秘寶高出很多很多。

朱雀焚天焰釋放,融化了幾種特殊材料后,秦初將不死卷軸放入了朱雀焚天焰之內,然后控制著已經成為液體的材料進入不死卷軸。

珍貴的特殊材料液體,朝著不死卷軸內進入的時候,異變發生了,不死卷軸光芒大方,直接將材料震開,接著將朱雀焚天焰吸入了卷軸內部,焚燒著卷軸內部的一些東西。

秦初的心神和不死卷軸、和朱雀焚天焰相連,可也不知道現在這是什么情況,他能感覺到他的朱雀焚天焰在燃燒著一些東西,一些不死卷軸排斥的東西。

感受了一下后,秦初發現是異種能量。

這是什么情況?秦初不明白了,不過他沒有控制朱雀焚天焰,讓朱雀焚天焰和不死卷軸自主運行。

秦初居住的院落內,出現了特殊的場面,秦初身前區域是朱雀焚天焰,朱雀焚天焰內飄著一面展開的卷軸,卷軸內有著一些字跡。

“師尊,那上邊記載著的是什么?”石青妃看著囚羽主宰詢問著。

“看不清,商主宰你呢?”回答了石青妃一句后,囚羽主宰看向了商千墨。

商千墨搖了搖頭,“一樣的,我看不清,這是卷軸對我們排斥,不想讓我們看到上邊記載了什么,那是屬于秦初的秘寶?!?/p>

“這個秘寶厲害??!明明是神境,可確能阻止主宰的探查和觀看?!鼻粲鹬髟讚u了搖頭,現在這情況,她有些理解不了。

不只是囚羽主宰詫異,商千墨也很詫異,她試著匯集神魂之力觀看,可卷軸直接封擋了她神魂之力的接近。

感覺情況不是一時可以解決,秦初盤膝坐下了,他頭頂是燃燒的朱雀焚天焰,朱雀焚天焰內是漂浮著的不死卷軸。

不死卷軸是神境,但有著其他半步主神境秘寶都沒有奢華和貴氣。

“師尊,這件秘寶在很早很早的之前,就跟著秦初了,和秦初的感情很不一般。秦初獲得了多件高等級的靈魂秘寶,可從沒想過要放棄它?!笨吹角粲鹬髟讚u頭,上叔瑜就開口了,別人不了解秦初,她了解,她和秦初可以說是少年夫妻,剛剛成年就在一起了。

“秦初是一個念舊情的人,不過這件秘寶,很不簡單?!鼻粲鹬髟组_口說道。

“秦初的朱雀焚天焰帶有著毀滅意志,在這種火焰中,它都能安然無恙,哪里會簡單呢!”商千墨也開口了,她和囚羽主宰的感覺一樣,就是覺得這卷軸有秘密。

隨著時間的推移,隨著內部一些異種能量被煉化,不死卷軸的氣勢和氣息開始升騰,半步主神、主神境……一個月的時間過去,不死卷軸的沒有汲取任何材料,但等級從神境跳躍到了主神境。

最為詫異的是秦初,他的靈魂和心神都在不死卷軸內,隨著朱雀焚天焰的焚燒,一些異種能量的被焚燒掉,一個特殊的空間世界逐漸在他眼前掀開,異種能量越來越少,這個世界就越來越清晰。

秦初詫異,囚羽主宰和商千墨,還有上叔瑜等人是震驚,隨著秦初的朱雀焚天焰焚燒,不死卷軸的等級和氣勢就不斷提升。

這是什么概念?這到底發生了什么?秦初不起來,秦初不說明,其他人就無從知道,因為不死卷軸拒絕任何人靈魂之力的接近,不允許任何探查。

不死卷軸需要幫助,秦初自然是不保留的幫著,他釋放著朱雀焚天焰,煉化著不死卷軸內部的異種能量。

對于不死卷軸內的異種能量,秦初很好奇,因為這種能量很特殊,暮氣、死氣、浩蕩、恢弘……他還沒見過這種能量,都沒有聽說過。

時間一點點溜走,秦初居住的院子內,除了跳動的火焰和不斷漂浮律動的卷軸,就沒有其他聲音。

商千墨和囚羽主宰一直沒有離開,她們擔心秦初,也想知道這是發生了什么,現在的情況是,卷軸的氣勢和威能還再提升看,雖然有些緩慢。

在這種狀態下,轉眼一年時間過去,這天不死卷軸一個震顫,階位再次提升,沖過了主神境的極限,進入半步主宰境。

神境的秘寶,經過秦初朱雀焚天焰的洗禮,竟然進入到了半步主宰境,這是什么情況,沒誰能說得清楚,過去,就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。

漂浮在空中的不死卷軸,就像是洗盡鉛華的姑娘,散發著奢華典雅的光輝。

這種狀態還在持續,秦初沒有聲息,他的心神都在不死卷軸內部,因為隨著異種能量的被焚燒掉,不死卷軸內部的世界越來越大,都一一的展現在他的探查中,此刻他也明白了,不死卷軸蘊含著大秘密,過去他了解到的只是冰山一角,并不是全部。

因為秦初沒有結束的跡象,商千墨、囚羽主宰是換著守護,現在是非常時期,不能有任何意外發生,秦初如果出現問題,異界強者入侵,那么天界馬上就要崩盤。

  D&看R√正版h章^W節[email protected]上◎“酷匠nK網a#0zJ

這這種狀態下,三年時間過去,不死卷軸的氣勢和氣息又出現一個升騰,進入了到主宰境。

主宰境的秘寶,在天界,在已知的記載中,就沒有關于主宰境秘寶的記載,人皇有主宰級武器和秘寶么?沒人聽說過。

在囚羽主宰和商千墨詫異的時候,秦初身軀一個震顫,他收回了朱雀焚天焰,接著吐出了一口血。

“夫君,你怎么了?”上叔瑜到了秦初身邊,扶住要倒下的秦初。

對著上叔瑜搖搖頭,秦初左手虛抓,將不死卷軸抓在了手里。

“到底是什么情況?”囚羽主宰和商千墨也都到了秦初的身邊。

“一具尸體,一具沒有靈魂,但還有呼吸的尸體在這卷軸內部……”秦初擦了一下嘴角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
新版紅雙喜說: 第三更到! 今晚有加更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