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天華影視公司的總裁辦公室里。

一身西裝革履卻滿臉胡渣的中年男人,搭著二郎腿,背靠大轉椅,右手中指和食指中間夾著一根雪茄,左手跟著音響里傳來的音樂一下一下敲著辦公桌。他正陶醉在香煙與歌聲里。

“先生,我們老總不在,你不能進去,你真的不能進去?!?/p>

就在中年男一根雪茄快抽完的時候,門外傳來下屬小夢的聲音,接著就有幾個人在小夢阻攔中闖進了他的辦公室。

“千語,你這是要鬧哪出?找這些人來,是要砸場子?”中年男并沒有因為有人闖進來而驚慌或憤怒,他只是滅了煙,坐正了身子,然后微笑的看著南千語,至于南鋒父子三則被他無視了。在他看來,眼前這幾個男人充其量也就是長得比他年輕、比他俊一些罷了,要說動手,他還真不怕誰。認識他的人都知道他能打,一對三沒問題。再說公司有不少人,不到萬不得已是不需要自己動手的。

對方的無視,南鋒也不以為然,他來是來解決問題的,至于對方的態度,他相信,不需要多大一會兒,就會完全改變。

“余總,我先給你介紹一下,這是我父親,這是我哥和我弟?!蹦锨дZ分別做著介紹。

余總就是天華影視公司的總裁,也就是這抽雪茄的中年男,他叫余萬千,父母給他取這個名字就希望他能賺大把大把的錢,花都花不完。

余萬千確實沒有辜負父母的希望,他能折騰,黑白兩道都混了不少熟人,發家后,在前兩年開了這家影視公司,在南千語火之前,公司名下都只是一些小有名氣的藝人,這好不容易逮到一個能為公司賺錢的藝人,這才半年就要解約,想走,肯定是需要給出滿意的賠償才行。

“這是公司,不是讓你們來這開家庭聚會的。千語,如果你是為解約的事來,那沒得商量,拿出我說的數字,立馬解約,要不然就趕緊去片場,新片今天開機,之前不是通知過你了?”余萬千掃了一眼南鋒父子三人后,語氣不太友好的對南千語說著。

南千語要開口說什么,但在南鋒一抬手示意后就沒再說。她對這個世界的很多事,目前還處于學習和了解中,所以面對早上余萬千的回答,她只能回去請教父親。

掃了一圈辦公室的環境后,南鋒來到沙發前坐下。南千易和南千夏則一邊一個站在身后。

“哥,這人點有好玩!”千夏雙手在胸前交叉環抱著。

“不是有點,是特別好玩!”南千易說完這話也學南千夏雙手交叉環抱在胸前。

“他那胡渣,看著不利索,顯得整個人都猥瑣了?!?/p>

“有點肌肉,但是肥肉比肌肉多?!?/p>

“你說這肥肉要是割下來,會不會有菜市場賣的肉值錢?”

“沒有,那可是豬肉,這不是?!?/p>

南千易和南千夏你一句我一句話的聊著,完全沒把余萬千當回事。

余萬千當然不傻,在南鋒幾人闖進辦公室時就知道來者不善了,但自己也不是吃素的,再說合同在手,合同沒解約,南千語就還是他的下屬。而這時聽了南千易和南千夏的話,余萬千氣得想拍桌子,他們竟然說自己連豬都不如。

“我還有會要開,千語,要解約就將賠償金帶來,不解約就帶著他們離開,你也快趕去片場?!庇嗳f千吹了口長氣,整理了一下領帶,拿起文件夾要往外走。要是換平時,這幾人這么侮辱他,早就干過去了,但今天不行,事關南千語這棵搖錢樹。面對錢,他是可以忍辱負重。

“坐下!”南鋒手一揮,一投無形的力量直接將余萬千推回到原地。

余萬千淬不及防,感覺被人推了,然后一屁股坐回到椅子上。手里的文件沒拿穩,全掉在了地上。

“你們想干什么?”余萬千臉色變了變,他很不喜歡被人威脅,特別是下屬及下屬家人。

  y‘更/新最=快W¤上酷;{匠}網d《0m

南鋒輕咳了一聲,“很簡單,按合同上的違約金賠償,多一分都不行?!?/p>

“就憑你們幾個?”余萬千說完,按響了桌上的報警鈴。瞬間就從外面沖進了十幾個男的,其中有幾個是保安。

看到一下沖進十幾號人,南千易和南千夏相視一笑,他們很久沒動過手了。

“父親,我來!”南千語自然也看到了大哥和老弟的動作,她著急站出來,是因為她也手癢癢了。

“下手注意分寸,我們是來解決問題的?!蹦箱h點了點頭,同意了千語的要求。正常來說,他是不需要出面的,三個孩子,隨便一個出手,就算現在封印了修為,在這個世界,那也是頂尖的存在。他來,是想看看南千語的公司到底是什么樣的,為什么那么不講理。來了,也了解了,到了該動手的時候,他沒道理不同意。

結果就是,十幾個人全被南千語給打翻在地。

余萬千瞪著一雙眼,眼里寫滿了不可思議。他怎么也沒想到,平日里嬌滴滴的南千語,打起架來完全就一爺們兒,不,是比爺們兒還爺們兒。他知道,就算是自己出手,也做不到南千語這般速度,打翻十幾個人用秒來做單位。

“你站??!你可知道,合同在,我就還是你上司,你敢對上司動武?”余萬千看著走向自己的南千語喊道,他想動手,但是沒有必勝的把握,除了南千語,辦公室里還有三個人呢,他們戰斗力是什么情況他不知道。貿然行動,最后敗得可能會連臉都沒有。

南千語站住了,用玩味的表情看著余萬千“現在可以坐下來談談合同的事了?”

“不、不,不用談,按合同來就行,就三百萬?!庇嗳f千空有一身跆拳道,無用武之力。

“合同拿來我看看?!蹦箱h伸出一只手。

余萬千立馬從抽屜里翻出合同遞到了南鋒手上。

看了一會合同后,南鋒臉露微笑,“這合同上寫的明明是一百萬,你怎么能看成三百萬?”

一聽南鋒的話,余萬千一愣,不相信的趕緊拿過合同。確實合同上寫的是一百萬,可明明之前寫的不是這樣的。

“你做假!”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的余萬千伸出手指著南鋒。之前合同上的價已經是他的地線了,這忽然又少了二百萬。發現自己被人玩了,很是生氣,混社會這么多年,他還真沒有過這么憋曲的時候。

“不要緊,我還有掃描備份,我就不信了,你們還能在上面也做手腳。等著收律師涵吧!”余萬千說完將手里的文件一扔,就要離開辦公室。結果又一次被擋回來了,這次是南千夏,他的手插在余萬千的脖子上。

“你們要殺人嗎?這里面到處都是監控,我死了,你們也逃不掉?!北蝗瞬逯弊?,余萬千氣的眼珠都要掉出來了。

“三百萬是吧,三百萬就三百萬,弄好解約書簽上字?!蹦箱h抬抬下巴,示意南千夏放手后對著余萬千說道。

待余萬千打好解約書,簽了字,遞給了南千語,讓南千語也簽字。

忽然,余萬千呆站在原地,不一會兒后,南千語簽好字的解約書已放到了他手上。

“看好了,錢三百萬,給你,如果你不按合同上說的做,那么小心了,被起訴的將是你,到時候你將身敗名裂,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會是別人的?!蹦箱h站起來,走到余萬千身邊給對方遞了一張卡后在其肩膀上拍了兩下,然后帶著南千語兄妹三離開了。

待三人剛出大樓時聽得余萬千的辦公室窗口傳來了一聲尖叫,這叫聲很長很長,劃破了原本就不算安靜的午后上空。

“父親,你真厲害,錢,他余萬千是拿了三百萬,不過有二百萬卻要以我的名義去做慈善?!蹦锨дZ雙手勾住南鋒,在他臉上親了一下。

“讓他做人不厚道,再說了,為父的三世法可不是擺設,合同上想寫什么,還不是為父說了算?!蹦箱h很是寵愛的摸了摸南千語的頭。在他心里,既然帶著家人來到這個世界,那就不能讓他們受到任何一點不應該受的委屈。

“走,回家,給你們奶奶準備生日派對!”

父子四人高興的往家走去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
新版紅雙喜說: 這是一個小番外,接下來還會有一些紫荊令人物的番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