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姥嶺那名穿著長裙的女弟子頓時“嗷”的一聲尖叫,瞬間就炸了。

這黑貓太壞了,鉆進了人家裙子里不說,還用貓舌頭舔人小腿,恰巧這姑娘又對毛茸茸的東西本來就比較反感,所以瞬間就躥了。

旁邊的天姥嶺弟子們見狀,就慌忙拉了她一把,姑娘提著裙擺就把腿底下的二黑給了露了出來,隨即后面的李達頓時抬腿一腳就踢了過去。

“喵嗚!”黑貓被他一腳就給踹飛了,嘴里冒出一聲慘叫后,就“噗通”一聲砸在了地上。

二黑蹬著四肢,口吐白沫。

  L酷Cz匠u*網(。永)●久%$免%u費~看-小e~說0

向缺見狀臉就綠了,指著李達說道:“一只貓而已,下這么大的狠手?”

李達也陰著臉說道:“我沒踢死它就不錯了……”

張恒恒瞅著在地上抽搐著的二黑,扯著嘴角小聲跟袁桔他們說道:“隨人啊,真的,太隨人了,這貓真會演!”

其實,袁桔和季常他們也比較氣憤,因為這二黑一直以來就是跟他們混的,吃喝拉撒差不多全都在一起,你還別說,向缺的這幾個弟子始終都沒有把二黑給當成一只貓來看,完全是把它給納入自己中的一員了。

他們這邊正吵吵著呢,遲成和徐進還有幾名執法堂的人就過來了,向安領著外事堂的人在后面,見到沖突起來了,徐進就輕聲說道:“他是真不消停啊,一回來就搞事情”

遲成冷笑道:“嘚瑟吧,天姥嶺始終都是青山對堅定的擁護者,他這么干,惹惱了天姥嶺的人,到時候上邊追究下來,我看他的面子怎么過得去”

“怎么回事?”徐進過來后皺眉問道。

李達憤憤的指著向缺說道:“你們青山就是這么待人接物的?他過來就要讓我們出去,還想將草廬給扒了,這是不是太不尊重我們天姥嶺了”

徐進看著向缺,說道:“你在搞什么,他們可……”

“唰”向缺腳尖一點地面,人就躍了過來,他伸手戳著徐進的胸口說道:“你怎么跟我說話呢?”

徐進頓時一懵:“什么?”

“跪下!”向缺指著地面,擲地有聲的說道:“你就是用這個態度跟我說話的?”

遲成皺眉說道:“這就沒必要了吧?”

向缺棱著眼珠子,沖著他說道:“你也是這個態度,是不是也想過來跟他湊一對?”

遲成頓時語塞,無言以對。

徐進不可置信的看著向缺,這態度給他整的都不會了,向缺側過腦袋看向他后面幾個執法堂的弟子,淡淡的說道:“我說他態度不對,以下犯上沒毛病吧?”

執法堂的弟子硬著頭皮說道:“道理是這么個道理,但有點牽強了?!?/p>

向缺冷著臉說道:“有道理就行,你們執法堂的人都給我看著,我今天就是要治他個以下犯上,什么態度???上來就問我在搞什么,我怎么搞還用跟你做匯報嘛?”

徐進臉色都青了,他咬牙說道:“我現在是執法堂的人,我有權過問青山弟子”

“但你的有權范圍內,不包括我”向缺扭頭沖著張恒恒說道:“給你個表現的機會,他要是不跪你就把他的腿給我敲折了,稍后我好好指點你一番槍斗術!”

張恒恒舔了舔嘴唇,說道:“得令!”

徐進都懵了,他實在沒有想到自己過來才不過兩句臺詞,就落下這么個事,向缺也太不講情理不按道理出牌了吧。

但向缺的指責有毛病么?

牽強是有一些牽強,但不管是他青山劍守還是師叔的身份,徐進見了他時都要該行禮的,而不應該上來就質問他一句你在搞什么。

旁邊天姥嶺的人看著也是一陣懵,他們現在也隱約的品出來了,這個胡攪蠻纏的人,在青山宗里可能有點不太簡單。

遲成來到徐進的身后,低聲說道:“你吃點虧吧,他現在要給你小鞋穿出口氣,是明擺著的事,你剛剛的態度也確實有問題,這么多雙眼睛看著呢,你想抵賴也不行”

徐進咬牙說道:“可,可是……”

“別可是了,稍后咱們再處理他的問題!”

徐進憤憤的看了向缺一眼,彎著就朝地上跪了下去,然后沉聲說道:“弟子知錯了”

“你叫我什么?”向缺淡淡的問道。

“師叔,弟子知錯了”徐進屈辱的說道。

“知錯能改善莫大焉,你給我記住了,以后不管在哪,見到我都要叫一聲師叔,忘一次我就讓你跪一次,明白?”

徐進點了點頭,低著腦袋說道:“弟子受教了?!?/p>

遲成這時走過來,非常眼力見的說道:“那請問師叔,為何要為難這些天姥嶺的弟子,他們本就是青山的貴賓,而湖邊的草廬也是青山宗給來客準備的,他們住在這里理所應當”

向缺說道:“這是我住的地方,我不在,那就是我弟子住,誰給你們的權利把他們給攆出去的?”

遲成說道:“這是沒辦法的事,青山有來客總不能讓他們住在弟子那邊,那就只能留在這里了”

向缺笑了,說道:“那我就管不著了,現在我回來了,這里就得被收回來了,至于怎么安排他們,你們在另外想辦法把”

遲成皺了皺眉,李達冷笑著說道:“你是青山的長輩,沒想到居然這么待客,說不得我要向青山上面的人問問了,天姥嶺這個盟友,青山是不打算要了么?”

向缺瞥了他一眼,沒有說話,而是問向張恒恒說道:“上一次在天池山中,有天姥嶺的人么?”

張恒恒愣了愣,很快就反應了過來,點頭說道:“有的,師傅,我記得很清楚,天姥嶺當時一共有十六名弟子在內,最后無一損傷?!?/p>

向缺回過頭,跟李達說道:“青山宗有盟友,但不一定需要盟友,青山就是青山,什么時候需要人捧著了?我再跟你們說一次,出去,天池山的人情我就不要了”

李達和天姥嶺的人頓時迷惑不解,遲成瞬間恍然,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

上一次在天池山里,天姥嶺的人也是被向缺給送出去的,這確實欠了一個不小的人情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”,關注后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
困的睡不著說:   晚上還有兩更。